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天決戰場 > 天決戰場最新章節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建鄴城的黑影(五)

天決戰場 第四百七十二章 建鄴城的黑影(五)


    南晉的達官貴人都好講究個附庸風雅,無論是建筑風格還是服裝服飾,都有著一套講究。而這南晉最講究的地方,當然還是這金碧輝煌的大內皇宮。

    紫砂琉璃瓦,蟠龍朱漆柱,金磚鑲嵌,紅毯鋪地。一張龍椅更是純金打造,龍口銜珠,龍目乃是上品瑪瑙點綴,椅子上鋪的是毛色靚麗的貂絨毯,一張毯子便值千金,且月月更換。

    椅子上坐著一個穿著明黃袍子的年輕男子,袍子上繡的五爪金龍便已經說明了他的身份,這位南晉皇帝此時摘了冕冠,露出一副冷峻面容,看上去三十歲有余,下巴上留著一寸胡須,朱唇皓齒,鼻梁高聳,一對眼眸透著深沉的色彩。

    他端正的坐著,一絲不茍,背脊筆直,左手搭在一顆龍頭之上。

    為了彰顯皇帝的威嚴不可褻瀆,臣子覲見時,皇帝一般都是帶著冕冠,但今日他摘了冕冠,因為面前的幾人并非他的臣子,也不是任何人的臣子。

    或者也可以說,他們是神明的臣子。

    “皇帝陛下,您派人送信至神庭,說是抓到了一名實力極為強大的叛神者,要送給我神庭處置,可現在我們人到了,那犯人卻逃走了,不知您的軍隊究竟何時才能將此人抓捕歸案呢?”

    一人開口說話,態度還算恭敬,但皇帝白皓川卻并不滿意。因為開口說話的是巴丘城神庭誦經執事長史心明,而非同行而來的典刑司命林玨。

    難道朕還不配與你們昭諭司命交談?要你一個執事長開口問話?

    白皓川暗中腹誹,但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只是略帶愧疚說道:“實在慚愧,本想為神庭盡一份力量,卻大意之下放走了那要犯,此時朕已經出動全城的守軍,還有朕的八百御龍軍也盡數出動,正積極搜捕逃犯。請神庭放心,這城門緊鎖,他飛不出這建鄴城!

    誦經執事長史心明平淡回應:“皇宮的守衛可比建鄴城還要森嚴,不還是被他逃出去了!

    位于皇帝左手邊坐著的一人抬頭看了一眼史心明,目光并非多么銳利,但這個動作已經表明了他對于史心明如此沖撞皇帝的不滿態度。

    典刑司命林玨這時開口了,這是一個面容帶著滄桑,但目光堅毅的男子,他聲音略帶沙啞卻不減威嚴地開口道:“經我神庭探查,此犯人乃是南晉一帶叛神者的重要頭目,我神庭三年前便曾追繳過他,卻被他走脫。聽聞皇帝將其抓捕,自然是萬分欣喜,也十分感激。不料卻還是被他逃走了,執事長追敵心切,出言不遜,還請皇帝與親王見諒!

    “不妨事!被实坶_口道:“朕也十分慚愧,竟在神庭面前鬧出如此丑事!

    “無需如此,眼下當務之急,是盡快將其抓捕,交于我神庭審判罪惡!绷肢k道:“聽聞御龍軍謝統領親自追捕那犯人,直至皇宮南側一條街道上,就此失去蹤影,但卻沒有將兩側宅邸徹底搜查,不知是為何?”

    皇帝苦笑一聲,道:“司命大人有所不知,那兩側宅邸皆是我南晉七大世家,實在是不方便徹查!

    林玨對此事自然不會不知,但他接著問道:“七大世家,不也是南晉的臣子么?”

    皇帝沉默片刻,而后道:“這七大世家,便是支撐我南晉國運的七棵擎天之柱,終究還是要給他們些面子的,再者七大世家底蘊不俗,家族高手皆是不少,他們必當自行搜查家中,抓捕逃犯。只是遲遲沒有消息,恐怕那犯人并未躲到那里。

    “可若是那些世家搜查的不夠徹底呢?”林玨似乎猶豫了片刻,但還是抬起頭直白地問道:“若是某一世家,暗中勾結那逃犯呢?”

    皇帝表情霎時陰沉了幾分,似乎已在壓制怒火,他深吸了口氣,道:“七大世家,皆是我南晉肱骨,族中主事皆聰慧之人,定當相助神庭捉賊,而沒道理去相助一個叛神的瘋子與神庭作對!

    林玨輕輕搖頭,道:“城衛軍與御龍軍已經搜查了半個時辰,卻沒有半點消息,依我看,還是重新徹查一下幾大世家的府邸吧!

    皇帝沉默了下來。

    坐在一旁的親王白皓岳站起身,對林玨拱手道:“此事發生后,幾大世家都積極派出人馬協助搜捕,但既然司命大人不放心,我這就通知幾大世家,再徹底檢查一番,以防萬一!

    史心明微微皺眉,而林玨再次平淡搖頭道:“還是你們派人去搜!

    “也...不是不可...”白皓岳回頭看了看自己的親兄,片刻后見其沒有說話,急忙又轉過頭來對林玨道:“只是皇兄派人搜查,終究顯得信不過幾大世家,怕他們難免心存芥蒂...”

    史心明忍不住道:“皇帝查臣子也怕他們心存芥蒂?”

    林玨一抬手示意史心明住口,而后站起身道:“既然皇帝有所不便那就算了,再過一刻鐘的時間,若還不能抓到犯人,還請允許我神庭出手搜查世家府邸!

    雖說林玨話里有著“請允許”三字,但他根本沒有聽皇帝回復的意思,因為他本身行事也不需要皇帝批準,只是給了幾分面子罷了。他說完這話,帶著兩位執事長和五位執事,轉身便走。

    待他們走出皇宮后,身為天變上境念師的史心明以敏銳的聽覺,聽得里面傳來了皇帝的一聲壓制怒火的呵斥聲。

    “告訴謝七和城衛軍幾位統領,若是一刻鐘之內找不到那該死的家伙,他們就全給我脫了那一身袍子上城門口跪著去!”

    史心明聽到之后不由無語又不屑,低聲開口道:“堂堂皇帝還要看臣子的臉色,只能拿一群酒囊飯袋撒氣!

    另一位戒律執事長說道:“聽聞七大世家在朝中根基龐大,甚至若是七大世家聯手,完全可以架空皇權。這樣看來,這皇帝也是有點憋屈!

    林玨吸了口氣,道:“他們白氏能坐穩皇位,倒也的確與這七大世家脫不開干系,幾朝幾代的積累,這些世家的根基已經極難動搖,身為皇帝,也只能以制衡之術,讓幾大家族相互掣肘,來維系皇權!

    戒律執事長嗤笑道:“最后別像風隱大陸那樣,皇權還要看世家臉色!

    “那倒不至于,白氏一族倒也有些手段!绷肢k說到此,又瞇著眼睛喃喃道:“而且御龍軍統領謝七,那也是玄極的高手,性格謹慎,行事果決,絕不是酒囊飯袋!

    史心明小心問道:“您的意思是?”

    “我覺得有問題!绷肢k眉頭微皺,疑惑道:“白皓川既然敢請我神庭來收押犯人,他不會不知道那犯人的重要性,謝七也不是等閑之輩,怎么會就讓那樂岐跑了呢?”

    史心明也贊同點頭,肅然道:“難不成皇宮內也有人配合樂岐?”

    林玨沉默片刻,而后道:“等不了一刻鐘,現在你們就出手,至少他逃不出建鄴城,這城內無論是什么地方我們神庭都無需避諱,掘地三尺也要把這樂岐給我揪出來!

    “是!”

    ......

    皇宮內,白皓川已經將龍案上那盞精雕細琢的白玉杯子掃掉了地上,摔成兩半,茶水染濕了紅毯。

    可發了一通火后,他卻是臉上怒容收斂,平靜地坐回了椅子上。

    一位老宦官從門外走來,低頭匯報一聲:“他們已經走出宣門了!闭f完這話,他低著頭倒退了出去,招手示意兩側護衛關上了大殿的門。

    “這么遠他們應該聽不到了吧!卑尊┐ㄆ降f了一句,哪里看得出一點惱羞成怒的模樣。

    南晉賢名遠揚但實權卻不多的親王白皓岳低聲道:“神庭未必等得了一刻鐘,接下來就要出手了!

    白皓川拿出一塊綢緞擦了擦手,道:“他們越急越好,世家那邊的反應如何?”

    白皓岳說道:“幾大世家皆派出了一些護衛搜查宮南周邊區域,也有些族內弟子打著捉賊的名號四處閑逛,當然其中也有幾位俊杰,似乎是真的有意在幫忙搜查犯人!

    “還真沒被發現?”皇帝往后一靠,冷笑道:“這個樂岐還真就有幾分本事,竟真能在世家的宅子里藏了身!

    白皓岳稍有猶豫,但還是說道:“你就不怕這個樂岐出問題?”

    “他若藏不住,我就把他交給神庭,又能如何?!

    “他若把你供出呢?豈不是惹得神庭震怒!”

    “我可沒說活著交給神庭!卑尊┐ㄝp笑一聲,自信道:“這是我南晉國都,玄極強者又如何,也不過是我的棋子罷了!

    白皓岳還是有些擔憂,他想了想,苦笑道:“拿叛神者的頭領和神庭下棋?”

    “這個局里,神庭不也是棋子么?”白皓川站起了身,負手而立,道:“借神庭的手,清理一下堵在朕心口的幾塊大石頭!

    “這些石頭原本是南晉建國的基石,但既然是基石,就應該埋在地下,不應該冒出頭來,不然說不定哪天,就要把朕拌一個跟頭!

    “東周和北秦兩邊鬧得歡,西唐也不太平,神庭的注意力都移到北邊去了,剩下的這幾位神仙,正好借給朕用一用,清掃一下庭院!

    白皓岳對這番豪言壯語卻是沒有吹捧,也沒有反駁,只是眉目之間閃過一絲憂慮。

    以叛神者做誘餌,拿神庭做斧,修理南晉的基石...

    這是多么大膽之舉,若是棋差一招,那邊不是清理庭院,而是自毀長城。

    見作為自己左膀右臂的弟弟不言語,白皓川開口問道:“可會有什么變數?”

    白皓岳沉吟片刻,答道:“已有天行者降世!

    “天行者!卑尊┐ㄠ止疽痪,而后道:“這些天外來客實力已經不容小覷,若是能拉攏到我這邊,倒也能成為穩住局勢的棋子!

    白皓岳點了點頭,道:“我去想辦法聯絡一下他們!

    “嗯,聽聞有些天行者與神庭為伍,有些則與神庭勢不兩立,你可弄清楚他們的立場,看看他們是黑棋還是白棋,以免擺錯位置!

    “是!卑尊┰缿艘宦,退了下去。

    這一局棋會下到哪一步,究竟是不是你能控制得了的呢?退出大殿的白皓岳心中忐忑,深吸了口氣。棋盤上這些棋子的分量太重了,哪怕身為一國之君,也未必能捏的住!

    若是...若是換我來下呢?

    這個想法在白皓岳腦海之中一閃而過,而后被他拋之腦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