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我是半妖 > 我是半妖最新章節 > 第八百四十八章:引血

我是半妖 第八百四十八章:引血


    她緊緊咬唇,不由分說的凝出萬千花瓣,連同著陵天蘇一身氣機隱與天地之間,正是合歡宗秘技遮掩天機術以及飛花逐流。

    “我們必須盡快離開這里!”

    可當他們二人的身軀即將隱沒時分,一抹煞氣在那閉合的巨大棺槨輕輕震蕩而出,席卷千里!

    山間參天古樹橫摧盡毀!

    無盡的白骨尸山緩緩從大地深處爬出。

    蘇邪悶哼一聲,剛隱去天機的力量驟然渙散,無處可逃的絕望!

    光是震蕩出的一抹煞氣便將蘇邪逼至如此地步。

    陵天蘇清楚知曉,即便自己此刻顯出鳳翼,也絕然無法安然離開此地。

    謝無涯竟然召喚出了這么一個鬼東西!

    咔!

    一聲鐵鏈繃斷之聲。

    吸食了謝無涯身軀的那群蠱蟲有著獨特的力量,密密麻麻地爬滿一根巨大鐵鏈,眨眼功夫竟然就將那根鎖鏈腐蝕殆盡。

    巨大的棺蓋緩緩傾斜而出,一只慘綠的眼瞳在魔氣森森肆意的棺中睜開。

    一睜眼,天地間的氣息全部都亂了。

    無數元力在天地間凝聚繼而瘋狂破碎,天上的那輪滿月都被染上一層陰森碧綠,蒼穹一片深邃深黑!

    看到那只睜開眼睛的主人,陵天蘇終于知曉蘇邪為何如此恐懼。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轉身看著她那張清秀容顏。

    然后笑著抬首拍了拍她的腦袋,聲音微微沙啞說道:“本來還想替你好好看看眼睛傷勢的,不過還是得看你自己的了!

    蘇邪正茫然間。

    忽然,落在自己頭頂上的那只手掌吞吐雷芒,毫無殺意,卻又一股難以抗拒的雷力沿著她的天靈蓋瞬間麻痹全身,竟然再也無法動彈。

    這正是陵天蘇多次向即墨蘭澤使用的無色縛。

    蘇邪對陵天蘇毫無防備,根本料想不到他居然會在這種時候對她出手。

    心中頓時覆蓋上了一層恐懼的陰影,柔軟的舌頭已經在雷力之下僵硬,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痙攣著手指死死無力地捏著陵天蘇的袖子。

    陵天蘇卻是忽然一個探身,在她臉蛋上輕輕啄了一口,然后將她向后一推,推入蘇安懷中。

    蘇安忙接過蘇邪身體,正欲怒目相對,便聽到陵天蘇冰冷的聲音響起:

    “為人父,可你虧欠了她這么多年,今日,即便是死,我也要你好好護著她!聽見了嗎,蘇安!”

    嚴厲的語氣讓蘇安怔住。

    在這僵凝的氣氛之下,陵天蘇轉過身去,腰間離塵劍應聲出鞘,劍鋒所向卻是朝著自己的胸膛。

    毫不猶豫!

    貫穿胸膛!

    飛濺而出的幾滴溫熱血珠灑在蘇邪悚然色變的面頰之上。

    她抬起的那只手掌骨節凸起分明,分明雙瞳刺痛難當,無法視物。

    可她仍是固執的睜開雙瞳,任由鮮血狂涌,看著前方黑暗,卻看不見他……

    赤紅的血珠沿著劍鋒淌下,卻是匯聚成為一道道煌煌雷焰。

    陵天蘇反手抽出離塵劍,森冷的劍身帶出狂涌噴薄的鮮血,鮮血如一道金色火浪,迎風之上,不知死活地朝著那座巨大棺槨覆蓋而去。

    看著

    這樣的陵天蘇,蘇安顫抖著雙唇,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忽然手臂一陣尖銳刺痛,低頭一看,卻是蘇邪一只手掌死死扼住了他的手臂,修得圓潤的指甲深深陷入他的肌膚之中,可她面上神情卻是惶恐的,不安的。

    她咬破舌尖,唇齒染血勉強開口,似是乞饒:“不管……他……此刻正在……做什么……攔……下……他……”

    蘇安面色酸楚復雜的看著懷中少女。

    原以為會在水牢極刑之中看到她這樣的目光,可換來的是一日比一日淡漠疏涼的目光。

    她不怕疼,不怕死,不怕抽骨撥筋,不怕毒蟲蝕骨,就連雙目具毀的時候的她依舊能夠沒心沒肺的笑著。

    此刻……她卻對她生平最恨的人,露出現在這般乞求的姿態來。

    蘇安知曉,此刻若想緩和他們父女之間最后一層薄脆的關系,理應隨她之愿。

    他緩緩抬手,似是想替她擦拭去面色的烏血,可手抬到一半,卻又放了回去。

    蘇安一言不發,沒有回應蘇邪的請求。

    他抱起蘇邪,開始瘋狂地朝著山下跑去。

    蘇邪在他懷中瑟瑟發抖,因為害怕,因為惶恐,更因為憤怒。

    指甲在他肌肉之中越嵌越深,她字字泣血:“蘇安……不要!讓我!恨你!”

    蘇安終于回應:“你本該恨我的,可我……不能讓你死。哪怕日后你殺了我!

    金色的火光將陵天蘇棱角分明的側顏照亮,渾身血液瘋狂祭出,此刻的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我不會死!

    我不會死!

    我不會死。!

    昊天心經運轉至了極致!渾身血漿沸騰,然后被鳳凰靈火瘋狂點燃,混沌雷霜散發著煌煌天威,一同融入那血火之中,霹靂閃爍。

    聲勢猶如新的天火劫罰降臨!

    焰點洶涌之下,一聲暴怒的咆哮之聲擴散千里,將身下的骨山根根震斷!

    陵天蘇的行為似乎觸怒了棺槨之中的主人。

    百根鎖鏈轟然崩毀。

    死去的魔物并未復蘇,卻在一種極為邪惡的力量驅使之下,她爬出了棺槨,化作一條參天骨龍。

    骨架眼眶之中碧火幽幽,邪氣蟄伏著煞戾,帶有無上殺機死死盯著陵天蘇。

    面對這樣一個恐怖的生物,陵天蘇一面栗然,一面戰意沸騰。

    百根漆黑鎖鏈瞬時應召而起,其中金色古老符文大量,化作萬千火符遍布整個鎖鏈。

    連綿起伏的云層一重撥開一重,懸立于九重天更加遙遠的那顆極北鯤星與之輝映。

    離塵劍尖凝出燎原星火,散發出的爍爍金炎猶如天域圣火,云層下的繁星光芒驟滅,盡數星光皆被那顆鯤星的光芒所替代。

    陵天蘇那雙被星火映得金燦燦的雙眸清涼無影,直視前方,神色凜然。

    一身妖血沸騰,在劍意的指印之下瘋狂涌出體外。

    面對一個堪比長幽境的邪魔亡靈,陵天蘇一出手就必須毫無保留,元力猶如絕地的河水毫不吝嗇的奔騰狂涌。

    丹田氣海宣泄不止,嚴重負荷的傾力一擊一擊胸膛恐怖崩裂的沉重傷勢,竟是讓他隱隱有著跌境的征兆。

    體態足以遮

    天盤旋的亡靈骨龍厲天長嘯,尖銳龍吟破裂九霄。

    一對碧綠龍目之中的陰焰暴漲千丈,翻涌而出,整座川蕪山很快便大片大片的燃了起來。

    幽綠的火焰猶如地獄來的鬼火,襯得川蕪好似人間鬼獄。

    陵天蘇死死咬牙,更多的血水順著唇角淌出,卻是絲毫不給對方更多的反應時間。

    因為他無法保證蘇邪在蘇安的保護之下是否能夠遠離這場攻擊的波及范圍。

    雙腳之下,金色雷霆氣機爆裂炸響!

    長靴都在即將失控的狂暴力量之下炸成灰燼,陵天蘇爆發出生平以來最快的速度竟是比手中的火,天際的光,腳下的雷快要快!

    骨龍仰天長嘯的動作剛起,眼前便多了一個渺小、渾身是血的人影。

    雪亮的劍鋒越過星光燦爛,遍天圣火,嗤地一聲……插在骨龍眉心所在。

    本命道兵與陵天蘇心意相通,劍尖沒入一寸,再難突破。

    陵天蘇唇齒血紅,就在他低咳一聲的功夫里,身后的被自己一身精純妖血點燃的焰電火浪瞬息狂涌至他手中離塵劍上。

    轟!

    金色的星光焰火帶著貫穿蒼穹之勢,轟然一聲,劍身深深沒入劍柄。

    在巨骨的遮掩之下,不見三尺長的離塵劍身,唯見一道金色巨大神劍光影在破碎的封棺鎖鏈之中與符文融合而立。

    “吼吼。。。!”

    亡靈骨龍眼瞳之中的幽綠火焰開始被金色的劍火之意吞噬重新封印,恐怖的龍軀之中爆發出恐怖痛苦的鳴吼之聲。

    在山中疾馳奔跑的蘇安很快便被焚燒席卷著的碧色幽火追上。

    他冷汗沁沁,余光掃過身后的野草巨樹不過是被綠火舐到一角,便瞬間焚為毫無生機的灰白殘燼。

    他知曉,若他沾染到一點……必死無疑!

    體內蛇毒肆意而蔓延,四肢僵硬而沉痛,骨頭摩擦之間都發出痛苦的叫囂之聲。

    蘇安死死咬牙,身后絕望的溫度越來越近。

    蘇邪面色慘白,那一聲聲的怒吼悲鳴就像是一記記重錘狠狠的砸在她的心頭。

    她簡直無法想象,他究竟付出了怎樣慘痛的代價才會讓骨龍發出如此慘烈的吼叫之聲。

    十指冰冷拽緊,她抿緊顫抖的嘴唇,一時之間覺得身體好冷。

    眼睛……好痛。

    綠火如同毒蛇一般迅速,就在千鈞一發之際,即將燃追至蘇安的衣擺之處。

    咔嚓!

    一顆琉璃色的珠子飛馳而來,在空中自行破裂,裂縫之中肆意出驚人的寒流。

    琉璃珠瞬間被火光吞沒,繼而化作一道巨大的冰墻,橫立阻攔那瘋狂舔舐而來的恐怖毒火。

    “爹。!”少女厲銳而顫抖的呼喚聲劃破夜空。

    琉璃寒珠正是刀越宗護身至寶之一。

    看著急奔而來的蘇天靈,蘇安雙腿一軟,嘴唇烏青,狠狠跪倒在地上,再難爬起。

    蘇天靈頓時面色大變,慘白著一張小臉,腳下速度更快,身后還跟著一名渾身黑衣的赫連。

    “爹!蘇邪姐姐?你們這是……”蘇天靈心中又急又憂,剛來到蘇安面前,只覺前方寒芒一閃,清清冷冷的光輝之中,有殘月降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