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我是半妖 > 我是半妖最新章節 > 第八百五十二章:三惡換三生

我是半妖 第八百五十二章:三惡換三生


    年輕太監明顯感覺到吳嬰體內此刻即將暴走失控的氣息。

    他并不知曉她心中的秘密,所以開始惶恐不安。

    可這位年輕太監也絕非尋常人物,在不安與惶恐之中,他仍舊能夠極快的冷靜下來。

    忙說道:“太子殿下,還請您冷靜,您要奴才去尋的那朵花……奴才給您尋來了!

    猩紅眼瞳之中的瘋狂頓時有所穩定,吳嬰仿佛抓住最后一絲希望。

    抬起頭來,睜著那雙除了猩紅血芒什么也看不到的眸子盯著他,如同黑夜下的絕望惡鬼,滲人得緊。

    年輕太監面上閃過一絲不忍與猶豫。

    但在那雙即將崩壞的血眸凝視之下他最終還是死死咬牙,從懷中掏出一枚水晶制作而成的方正盒子。

    盒子封口之處,竟是以黑色符紙以及凌亂狂草的猩紅符文密封完好。

    在那黑符之中,鋪面而來的深深天地符力讓人心驚不已。

    透明水晶盒中存放著紅色的泥土,就像是常年浸著鮮血一樣的顏色,看起來詭異之際。

    在那紅色泥土之中,種著一朵花。

    一朵三色花,上黑下白,中間則是黑白兩色融合,揉雜出一種混沌之色。

    在遞出水晶盒的瞬間,年輕太監面色復雜道:“太子殿下……要知道,一旦種上三生三惡之花,便再無……回頭之路了!

    吳嬰如獲珍寶,仿佛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將盒子捧在懷中,一雙低垂的睫羽在廢墟夜風之中簌簌發抖。

    她的聲音極輕:“從我離開那顆樹之日起,便知曉再也不會回頭了!

    咔嚓!

    水晶盒子在她懷中砰然碎裂,水晶碎片與血紅色的細沙在強行破開符力封印的力量之下,炸散四落在吳嬰漆黑如淵的衣擺之上。

    她雙手交疊,執著那朵三色花,用自己的額頭抵著手背,姿態近乎虔誠:“以我三惡,換你三生,愿我這一次……還能夠找得到你!

    輕呢完這一句話,在年輕太監面色不忍之下,她一意孤行地將手中那朵三色之花貼近自己的心口之處。

    花根沾染著漆黑的衣物,頓時根部如同活過來的利刃,刺穿衣物與肌膚,在吳嬰面上血色瘋狂褪去的瞬間里,那朵花酒已經深深的種在了她的心間。

    直至三生三惡之花盛放,便是結下靈魂果實之日。

    年輕太監趕忙取下腰間一枚血色玉佩,一把捏碎,玉佩之中一縷色澤灰淡的殘靈被那朵花吸入其中。

    很快,血玉葫蘆之中消散的縷縷靈魂又在天地之間重聚,亮了起來。

    吳嬰艱難起身,面色帶有褪去不的深深憔悴,但是她此刻眼眸之中,卻含著光,含著火。

    她露出一個失而復得地笑容:“還在……還在……”

    伸出蒼白瘦弱的手掌,將那一縷縷無處安放的殘靈盡數攏于心口處的那多三色花中,小心翼翼地將之珍藏至三色之中最為潔白干凈的一角。

    遠方的煙花之火已然快要落幕。

    光影交錯下,吳嬰那張臉上的笑影漸漸隱沒之最深的陰影處,直至嘴角沉出一個隱隱的落寞弧度。

    她最終緩緩閉上眼眸,說道:“下去以后,告訴吳璋,就說他的建議,我納了!

    年輕太監張了張唇,心中一時無力,仍舊什么也說不出口。

    ……

    ……

    無名山谷,隔著重重云海,在那道紫電雷鳴轟閃過后,這片山谷也落下了滂沱大雨。

    山谷之中的少年少女們縱然躲在樹下仍舊免不了淪為落湯雞的下場,個個面色相繼。

    最倒霉的正是星將天吳之子澄風。

    此時此刻當以他情況最為虛弱糟糕,當日一時意氣風發地毀山毀谷,最終被那個可怕的女人生生活捉至此用以搬山。

    而他所搬之山,在那個女人的要求之下,竟然極其過分的不許動這凡間的一山一石!

    這可真是為難死神了!

    以他如今的神力修為,還遠不達虛空造物的境界。

    可在那女人的淫威之下,他又不敢什么都不做。

    就怕突然天上降下一滴雨洞穿他的頭顱神海,從此英靈魂歸星海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想他堂堂一名掌雨之神,英明一世,最后落得死在一滴雨水的下場,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所以,為了保住自己的尊嚴,澄風毅然決然的選擇燃燒自己的本命星,施展填海搬山神術,用以滿足那個冷血女人的要求了。

    填海,自然填的不是普通的海,而是他的神識之海。

    搬山,自然搬的就是他所居住的神圣國度,九重天之上屬于自己居住的小圣山。

    以神術將小圣山一角挪移至自己的神海之中,再以大神通一石一土的憑空顯現至此間山谷中來。

    人間出圣山,多日之功,經過澄風廢寢忘食的努力,他終于搬出了一座小山來。

    可那個女人目空一切,根本看不到自己做的種種努力。

    就在今日,居然還如此過分,招來大雨滂沱來洗禮他這疲倦之身。

    心想著人在屋檐之下,不得不低頭。

    澄風一忍再忍,干活效率愈發低下。

    終于,在那急流般的雨狠狠砸在身上生疼無比,整個神魂都一再動蕩不堪。

    這位天吳之子終于忍無可忍,氣得狠狠抹了臉上一把冰冷的雨水。

    眉心的星辰黯淡無光,面色虧空之際,轉身極目,便要鎖定那道緋紅色的身影準備破口大罵,表示自己就要尥蹶子不干了!

    可這一眼望去,澄風徹底呆愣住了。

    ……

    ……

    茫茫雨幕之中,那道緋紅色的身影遍體濕透,她沒有撐傘,任由大雨打濕自己的黑發紅衣。

    她側仰臉,雙眸之中睜開兩輪深淵之色,臉色蒼白得幾乎透明。

    原本貼身攜帶著的那把紅梅白紙扇不在她的手中或是腰間。

    而是完全撐開斜落在濕濘的腳邊地上,雨水在傘面之上飛濺出一顆顆凄清涼景。

    畫面竟是說不出的哀婉蕭瑟。

    ……

    ……

    蒼茫雪山,綿綿長長,放眼望去,之間云浮瑤玉色,皓首碧穹巍。

    山中北河的淺水

    已凍成堅實的冰,古樹脫去了余留的殘葉,剩著結成冰的灰色的枝,天氣陰冷,寒風凜冽。

    在這座浩瀚連綿的雪山之中,一只渾身染血,渾身上下嚴重灼傷的小狐在厚厚積雪之中做垂死掙扎。

    一雙獸瞳虛弱得幾乎快要睜不開,狐貍毛發之間的臟污黑血在白色積雪之間留下一道道醒目的痕跡。

    這只小狐四肢似乎被某種力量折斷,無力的垂塌在地上。

    饒是如此,它依舊沒有放棄生存,仍舊一點一點,向前努力爬去。

    因為在小狐貍的前方,絕崖積雪之上,生長著一株紅如炎火的果實。

    在皚皚白雪之中,散發這果漿濃香以及勃勃生命之力。

    寒風如刃,呼嘯而過,如同一把把刀子刮在小狐身上。

    將它原本慘烈的身體傷口掀割出更為恐怖的道道血口。

    尚未來得及結痂的傷口涌出更多鮮紅的血,在白雪之中流出凄麗的顏色,很快又凍結成冰。

    風雪之中,有著即將凋零的生命在掙扎求活。

    這只小狐自然便是隕落在川蕪山上的陵天蘇。

    前所未有的沉重、破壞性的傷勢摧毀了他的一切生機以及肉體,可他卻奇跡般的活了下來。

    當然,這與他修行以來,所獲機緣息息相關。

    體內深藏已久的紅櫻綠果象征著生生不息的生命,從而造成了陵天蘇生命力遠超于世間絕大部分的生靈。

    后又同時點燃體內多枚屬性種子,雷種尚且不提,象征著破壞性的力量。

    而較為溫和的水種與木種,相輔相成,在紅櫻綠果的藥性爆發之下,姑且暫時護住了他的一縷魂魄。

    天生一,一生水,水生萬物,萬物終歸于水,水既是生,亦是死。

    木,冒地而生,東方之行,上為葉,下為根,春則為生。

    水可生木,木又生火,火為生命之火,薪火傳承,生生不息。

    在陵天蘇以自身為引,鮮血為咒,更是以封劍的代價施展出燃血一劍,那一劍比光還快,比火還灼。

    無根的靈魂在天地之間游蕩,無處可歸,卻也未就此歸湮灰飛。

    因為在他即將消散的前一瞬,隔著千里之遙的某方,霎時靈魂顫動仿佛與著某種力量產生了奇妙的共鳴。

    那股力量如溫泉呵護,護養著他來到了另一方天地之中。

    可一次死亡,陵天蘇并非什么代價也沒有付出。

    至少此刻他被打回妖體形態,靈魂劇烈動蕩之下,記憶更是發生了極大的錯亂,甚至忘記了自己究竟是誰,以一種妖獸的求生本能而活。

    在他用盡全身力氣再度向前艱難爬出一個短短的距離。

    他終于離那道赤紅的果實只有一寸之遙,只要他抬起腦袋,便可咬下那顆能夠救他性命的果子。

    可就在這時,一只干凈潔白的素手動作更快的摘下了那枚赤紅色的果子。

    在陵天蘇雙目絕望之中,那素手主人輕咦一聲,低頭看著雪地里這么一個可憐的小家伙。

    她面上露出一個憐憫的表情:“哪里來的一只受傷如此嚴重的小狐貍,真可憐!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