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我是半妖 > 我是半妖最新章節 > 第八百五十三章:裴青云

我是半妖 第八百五十三章:裴青云


    雪崖之上,那是一個身穿純白道袍的女子,她頭帶鳳凰金色禮冠,除此之外,腰間配劍,再無其他配飾。

    她滿臉喜意的先是將那枚果子小心翼翼地收入腰間布制小囊之中,然后低頭看著奄奄一息的小狐。

    似是一時之間大發善心,將之抱起微微查看了它身上的傷勢,說道:“你這是被自己的娘親給拋棄了嗎?居然傷得這么重,腿都斷了!

    說著,摸了摸它腦袋上被血凝住的毛發,然后笑道:“若不是我,今日你怕是就要凍死在這雪山之中了,不怕不怕,待我回山以后,便給你治傷!

    說完,她將渾身染血的小狐塞入自己寬大的道袍衣襟之中。

    雖然說,柔軟胸口處的溫度暫時替陵天蘇驅散了身體上的寒意。

    可體內沉重的傷勢讓他的生命飛速流逝,他相信,自己未必就能夠撐到她回山為他治療的時候。

    除非她將那枚果子給他吃下。

    可是那果子珍貴異常,一名修行者又怎會為了一只小狐就浪費如此異果。

    “裴師姐還請留步!

    就在這時,幾名男子踏雪而至,面上雖然掛笑,可眼底卻是隱含不善冷意。

    裴青云面上笑容頓時一僵,神色微冷地朝著那幾名胸前掛鏡的年輕男子看去。

    不由皺眉說道:“原來是隱世宮的李秋兄,實在不好意思,現下已經到了我山長老授課時分,身為弟子自當不可誤了時辰,還請李秋兄見諒,有什么事還是下次見面再說吧!

    那名叫李秋的為首男子年紀莫約二十三四,生得模樣倒是平平無奇,可是雙眸之中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陰冷之意,明顯便知此人絕非簡單人物。

    他抬首看了一眼天色,也懶得去做足那面子功夫,半瞇著眸子,聯合身后無名同門弟子,以氣機鎖死去路。

    面上掛著冷笑:“裴師姐,那株往生果我們隱世宮在雪山之中可是辛苦找了好些日子,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你就想一人獨吞私自帶走,未免有些不將我們放在眼里吧?”

    裴青云秀眉微蹙,面上已經微染淺淺寒霜:“李秋兄此言過了,眾所周知,岷歸山屬我鳳隕宮地界管轄范圍,雖說兩宮之間時代交好,宮主大人她亦是允許你們隱世宮弟子在此間雪山之中歷練尋寶,但……”

    女子眼眸一冷,微微斜視那幾人,道:“李秋兄等人想殺人奪寶,可就是犯了我鳳隕宮的死忌!”

    裴青云年少時就被鳳隕宮內的傳功長老看中資質,收入門下,雖說修行二十余載,并未有幸成為親傳弟子,但經過自己日以繼夜的勤勉修行,也終是成為一名內門弟子。

    而李秋等人,雖說也是出自與鳳隕宮勢力相當的靈界三大超絕宗門之一,但畢竟也堪堪只是一個入門時間比她晚的外門弟子。

    若論真正的尊崇地位,李秋這一行十余人,怕是還連她一個手指頭都比不上。

    更遑論這般態度強硬,強取豪奪的作為更是令人不喜。

    正如裴青云所言,兩代交好是真。

    可經過千萬年的星辰更替,宮主一代換一代。

    五十年前隱世宮宮主突然暴斃而亡,竟是由其宮中門下一位名不經傳的年輕外門弟子繼承道統。

    新任宮主雖說行事作風還稱不上背道而馳,但不論是心性還是品性都遠不及上一任老宮主之風范。

    靈界三大宗門勢力,原是以隱世宮為首,鳳隕宮為此,后者再是以彼岸閣墊后。

    可武寒醒為人,想必是慣來久居卑位,早已形成了一副長袖善舞,四處逢迎之人。

    對于境界修為高他甚遠的鳳隕宮宮主與彼岸閣閣主,態度更為放低到了一種過分謙卑的地步。

    雖后繼承大統,貴為宮主之首,可身上多少沾染了一些阿諛氣質。

    鳳隕宮宮主礙于情面,雖說面上不動聲色,可實際上宮門內的多數弟子都知曉,她們這位宮主對武寒醒實則并無多大交好之意。

    若非隱小師姐功法特殊,常年遭受反噬之苦,宮主想著通過兩宮聯姻,獲得其宮門上古遺法《九清離寒篇》,怕是連面上假意迎合都懶得奉欠。

    兩宮之間的關系就這么不近不遠地維持著。

    雙方間的弟子雖然會偶起沖突摩擦,卻也是常態小事,若要真論兩宮之間的關系是如何開始擺在明面上僵硬起來的……

    那就是數月之前,武宮主親自前覆鳳隕宮為其子求親,并奉上百座靈山,千只仙禽古獸,百家墟境遺址,以及《九清離寒篇》為聘,意圖求娶鳳隕宮宮主親傳弟子隱司傾。

    就在武寒醒自信滿滿的口綻蓮花,甚至連冷若冰霜的宮主都即將說服動搖之際。

    她們的隱小師姐回歸了。

    最后落得了一個連人帶聘禮都一同禮貌散至山下。

    所說態度并無驅散輕慢之意,可其含義卻也相差無幾了。

    堂堂一宮之主,親自下聘,卻是落得一個無臉而歸。

    就連他們引以為傲的宮門至寶《九清離寒篇》最后也落得一個不屑多看一眼的地步。

    宮主武寒醒面上至此無光,連帶著手底下的萬千弟子們也同仇敵愾,一起敵視鳳隕宮門人來。

    但敵視歸敵視,像今天這般毫無道理明晃晃地直接出言搶奪,一出場尚未對話之前便已經大大方方好不遮掩一身殺氣凜然,裴青云還是頭一次見。

    事出反常必有妖。

    雖說心中多有不滿,可多年以來的經驗讓裴青云暗自警惕。

    “哈?!”李秋哈笑一聲,面上濃濃譏誚與不屑:

    “鳳隕宮地界?裴師姐莫不是忘了,這岷歸雪山原是我隱世宮所有,不過是貴宮以強蠻手段占山歸于己用,早在十年前,這山中的一草一木可皆為我隱世宮之物!

    聽了這話的裴青云頓時怒極反笑,側過半張臉冷冷地看著身后一眾氣勢不善之人:“今日得見,才知原來隱世宮出人的人皆是一些厚顏無恥、欺名盜世之輩!”

    不同于鳳隕宮,隱世宮專修冰寒屬性的精純功法,以至于其宗門之下,被其所

    管轄的大小靈山有萬千,其中皆以巍峨大雪山居多。

    而這座岷歸雪山正是其中蘊養天地元氣最為濃郁的靈山之一,其中靈石無數,足以經得起一個宗門大勢力的百年挖掘與開發,更不論山中種種稀珍靈藥與異寶。

    只是十年前,隱世宮少宮主武華生與彼岸閣內門大師兄爭奪一名傾城名妓,因爭風吃醋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

    最后技不如人,落得一身重傷危垂,丹田氣海都被人強行廢去,難以修行。

    那時,唯有鳳隕宮內至寶靈火精息才有望重新匯聚他廢去的丹田氣海。

    武寒醒雖說妻妾無數,但苦于家有悍婦,一生只有武華生這么一個獨子,自然是掌中寶,心頭肉。

    于是隱世宮便以這座岷歸雪山交換那枚靈火精息。

    岷歸雪山縱然是個大手筆,可論真正價值,能夠修補人體修行氣海,開辟出新脈傳承修行之路的靈火精息更是價值連城,且這座城,堪比靈界一大仙極雄城。

    當時的宮主本不愿交換,但耐不過對方苦苦求磨,又念及兩宮交情,便也就此換了去。

    裴青云怎么也沒有想到,在自己的畢生之年里,居然還能夠從隱世宮弟子口中聽到這么一句無恥之言。

    生氣至于更多的是費解。

    隱世宮……這是哪里來的底氣要與她們鳳隕宮直接撕破臉皮?

    李秋哈笑一聲,目光陰騭說道:“既然裴師姐非要一人獨占往生果,那就別怪做師弟的我不客氣了!”

    裴青云目光淡淡不屑,手壓鳳劍,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自她體內散發而出,漫天飄雪寒意,竟是一時之間難盡她身三尺之圍。

    “你若執意找死,我不介意送諸位就此上路!

    所說去路被那十幾名弟子的氣機盡數鎖死,可裴青云絲毫不以為意。

    與她而言,不過是幾只可笑的螳螂叫囂攔住去路,只需用鞋底碾壓而過,便可輕松過境。

    為首男子李秋面容陰肅下來,尤其是看到對面那名女子眸光之中散發出來的淡淡不屑意味,雙目頓時比寒霜還冷,殺意騰然。

    沒有再多說什么廢話,十幾人的眸子里散發出驚人的亮度,似是極為興奮的想要證明著什么。

    眾人以臥塔之勢而站,依次立于李秋身后,隨著有他們沒人右手握拳,狠擊胸膛,脖頸之間的古銅小鏡頓時流溢出比雪還白,比光還亮的異彩光輝。

    光輝折射成一道細長鋒利的光影,切開漫天飛雪,橫豎而折,被那光束擦掃而過的雪花在蓬然無聲直接被震成比粉塵還要細若的粒子。

    數十道鏡影光束在扭折直接歸一如至李秋手中出鞘長劍內,那把刃如冷霜的三尺長劍驟然亮出北斗七星之芒。

    李秋面上露出一個殘戾深重的笑容,目光之中含有烈火熊熊:“還請師姐接劍!”

    裴青云冷哼一聲,不屑道:“聚集一眾的螻蟻之力終究只是螻蟻,如何能夠撼動巨木!

    (ps:解釋一下,這個新人物不是新女主,只是一個路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