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我是半妖 > 我是半妖最新章節 > 第八百五十四章:冰火同修

我是半妖 第八百五十四章:冰火同修


    她根本不屑拔劍迎擊,單手抬起打出一道手印,那道手印雖然看起來線條簡明,薄薄如紙,可一個安魄巔峰境隨手凝出的一道手印,任是千鈞破金之力也無法穿透一分。

    她信心十足。

    七星劍芒橫掃而出,雪山之上的鵝毛綿雪席卷至千里高空之外,冰冷的劍光以并非凜然筆直,而是如曲徑通幽一般折射出萬千的光,朝著裴青云襲來。

    在李秋一陣獰笑之中,裴青云面色一變,便見掌心之前的那一道手印瞬間破滅。

    她反應極快,在深深雪地之中連連留下三道倉促腳印。

    手掌翩若驚鴻連影,繼而又打出數十道法手印,可換來的是輪回重現一般凝結又幻滅,仿佛璀璨綻放一瞬的銀樹花火。

    最終,她避無可避,身后便是萬丈深淵。

    她終究不是通元之境,無法御空飛行,落下便是粉身碎骨。

    她不得不停下腳步,一時之間芳心大亂,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有一天會淪落到被一群外門弟子欺壓至此的地步。

    心中震驚狂亂!

    一群凝魂境的小輩,那李秋也不過今年剛剛突破安魄之境,何以……一劍合擊之威如此恐怖。

    裴青云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這時哪里還顧得上內門弟子的風度與顏面。

    腰間鳳劍應聲出鞘。

    在那只印法不斷的手掌在劍光之中乍現出深可見骨的傷勢,她不得不打起萬分精神來應對。

    光火之劍在體內元力釋放瞬間劍意高漲到了極致。

    這一片的雪山厚雪融積,常年積雪深處的凝而堅固的深冰震撼開裂。

    這是鳳隕宮內門弟子專門配有的宮門佩劍,階級為上品靈器,堅不可摧,銳不可擋!

    被靈火包裹猶如沐浴日炎光輝的鳳劍猶如天地之間的一把神圣之劍,果然未負盛名。

    劍火大成,將那奔涌襲來的一劍之光盡數焚融殆盡。

    然而裴青云心中并未得到任何的歡喜得意,被一個安魄初境以及一群凝魂弱雞逼出自己的宮門佩劍,實在是一件非常丟臉的事情。

    極度煩躁之下,她真正的動了一絲殺意。

    鳳隕宮之名,絕不能辱沒在她手中。

    她執劍與頂,劍氣沖天而起,在眾人上方凝聚出一團劍氣旋渦。

    旋渦之中的劍氣力量在裴青云的心念執劍可隨時點燃爆發,其中蘊含力量,足以引起大雪崩塌。

    令她意外的是,不說對面那個姿態橫戾的李秋,就連他身后的一眾凝魂弟子們看到這一劍之威,眼神也只是越來越亮,竟是絲毫不退。

    那眼神就仿佛在說……她如今表現的有多么強大,等待他們將之打倒摧毀之時,便會極度榮煌與興奮。

    這古怪的念頭在她心中升起不過一瞬,那一群隱世宮弟子一陣仰天狂嘯,貼于胸口的那個拳頭猛然抬起,再度狠狠砸下!

    每個人的眼眸之中散發著狂熱的光。

    在骨骼碎裂,胸膛塌陷的沉重傷勢之下,古銅小鏡之中爆發出來的光輝再度盛漲,折射出來的細長光線頓時粗大如蟒。

    吸收了那數十道鏡光力量的長劍揮劍斬下,其中爆發的冷輝之光竟是足以與靈氣鳳劍爭鋒。

    其銳勢節節攀登,在兩劍激烈相擊,四目豁然相對之下,李秋暢意一笑,手中劍意竟是生生將對面鳳劍之輝壓制下去。

    七星折射,劍氣旋渦無聲消停。

    滋啦啦!

    不過尋常玄器的劍鋒在鳳火劍劍鋒之上擦出一道恐怖火花。

    崩。!

    一聲劍身悲鳴。

    鳳劍竟是……應聲而折。

    在一聲聲嘲諷狂笑之中,裴青云面色蒼白如紙,周身防御竟是大破,噗的一聲噴出好大一口血,氣息被壓制而紊亂。

    終于……她漸漸理解了,前方看似螳臂當車的螳螂,實則他們手中的螳鐮,足以摧折巨樹。

    “你……”裴青云手握殘劍,目光沉痛而不可置信,喉嚨深處滾出一字卻帶有濃濃的血腥之氣。

    最后的傲性使得她強行咽下那一口逆血,青白著臉心中不甘而震驚。

    “裴師姐久居高位,自是不肯多看我們這些外門弟子一眼,不過……”

    戰局已定,李秋邪氣一笑,目光得意而暢快:“堂堂內門弟子被外門弟子打敗的滋味,可好受?”

    “哈哈哈,還不乖乖獻上往生果!鄙砗笠槐姷茏宇D時有人附和出聲。

    “沒有能力,就不要妄想獲得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呵呵,鳳隕宮出來的弟子,也不過如此,徒有虛名罷了!

    裴青云蒼涼的眸光驟然轉寒!

    她絕不允許他人如此輕辱鳳隕之名!

    唇齒染血,聲音厲然:“你們找死!”

    李秋耐心盡失:“找死的是師姐你!”散去七星光輝的長劍再度翩舞,直取對方心臟要害。

    此刻的裴青云氣機紊亂,防御大破,縱然是光勢漸冷一劍,她也難以避開。

    人之將死,她終于想起懷中那只頹死小獸,心中一時苦澀想到。

    早知如此會讓往生果落入這么一群人手中,倒不如事先便喂給那只受傷嚴重的小狐,能夠救下一命也是極好的。

    只可惜……她有私心,不舍如此罷了。

    雙眸認命閉上,修行者的一生,大抵如此。

    他強我弱,隕生于劍,這便是修行世界的殘酷,也是修行者的命運。

    生死須臾,不過一瞬。

    天地之間被席卷而飛的落雪再度歸回飄落。

    李秋手中劍鋒似是驚疑一顫。

    他的劍意未散,大雪怎會回歸?

    昏沉的天地間有著一道清麗鳳戾長鳴撕裂蒼穹,更古狹長的火線自蒼穹另一端劃破長空而來。

    一雙招展翱翔的火翼點燃了舒卷自如的長空與白云,在這片大雪連綿的天里,仿佛將整片天云都焚燒熱烈。

    一滴火焰自蒼穹墜下,無聲滴在李秋筆直前進的那把劍上。

    分明是熾烈無雙的火,可在火焰落下瞬間,整個劍身竟是咔咔凍結出一層寒霜,寒霜之中容著金色炎炎。

    竟是冰火同修之術。

    李秋豁然大驚,棄劍快速像后滑翔數丈之遠,看著在冰火兩重爆發力量之下寸裂溶解的長劍,他驚撼交加,愈發為自己既是棄劍的舉動感到明智。

    他額前滿是冷汗,冰冷的額頭感受這吹拂額前劉海的溫暖之風。

    在這片極寒雪山之中,吹出來的風……竟然是暖的!

    浩渺穹蒼之下,白衣女子乘鳳而立,腰間青色玉笛藏劍,未顯鋒芒。

    青墨色長發在鳳火之中輕舞,一身仙氣渾然,潔白衣尾處繡有的金色鳳凰隨著衣袂獵獵似是要掙脫白衣束縛,展翅翱翔。

    美眸清澈淡漠,眉眼更顯冷清。

    她嘴角勾出一抹清冷孤絕的鋒利弧度,似天邊即將散去的白云虛無緲薄,又如寧靜雪山天池一般無波無瀾。

    一襲白衣沐浴著神圣鳳火,一身清絕出塵氣質,更顯得她好似沙漠熾陽之下透徹極寒的一枚冰,冷得絕然,美得干凈。

    一雙鳳眸瞇得狹長,她幽幽開口,嗓音雅致如泉澗山樂清冷淡漠:“誰敢欺我鳳隕!

    整座岷歸雪山都被那道火光找暖,山中每一片角落都不再負有極寒之意,暖色余風席卷在每個人的身上。

    裴青云那張雪白的面色漸漸恢復血色,心頭火熱。

    可隱世宮那邊的一眾弟子,卻是在那清冷雅極的女子目光注視之下,遍體寒涼,如墜冰域。

    看到那名玉笛白衣女子的到來,李秋心中極為清楚,自己這一行人,斷然再無活著離去的理由了。

    袖下拳頭緊握,他死死咬牙!

    她怎么會好巧不死的出現在這里。

    清冷眸光再轉,落在一身狼狽的同門師妹身上,隱司傾面色神情不見一絲變化,淡淡說道:“竟是被一群宵小之徒逼迫至此!

    裴青云大感慚愧,隨忙低頭。

    人群之中,頓時有人不滿開口:“隱……隱師姐喝出此言,你我同為兩宮門人,怎可以宵小之名妄言!”

    “妄言?”隱司傾眼神一掃。

    她微微抬首時不經意顯露出的下頷線條削尖而優美,被火光應襯的容顏看起來帶著幾分不近人情的冷漠。

    薄唇微勾,不見任何笑意緩緩說道:“上行下效,武宮主自身品行不端,門下弟子影姿有如何能正?十年前,你們少宮主殘著身軀入我鳳隕山門,后完整返回隱世,這座山便歸于我鳳隕名下,給你隱世弟子歷練那是施舍,不是縱容!

    “施舍?隱師姐是何以來的膽量說這種話!崩钋餃喩碇鳖,是怒也是嚇。

    隱司傾眉尖一蹙,漫漫風雪之中,她微勾的唇緩緩沉下,袖間的兩根細細指尖輕捻。

    “鳳隕宮可以向你們施加恩舍,要知道……在收回這些恩舍的同時,你們執劍立在這座山中,手中劍鋒指向鳳隕門人,我們也可以就此……”

    “收了你們的命!

    在那淡漠如水,清雅如冰的聲音落定。

    李秋那把散爆而開的一抹燃著冰屑與火光的殘灰在風中輕揚而起,掠過無數雪花卻不損分毫。

    最后落在李秋眉心中央,落下一點朱砂妖紅。

    李秋就此倒在雪地之中,體溫被大雪奪去,就此毫無生機。

    在一片鴉雀無聲里,腰間那枚青玉霜笛不知何時落在了她那雙細膩冷白的指尖把玩打轉。

    (ps:好了,北北決定玩一個養成的小游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