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我是半妖 > 我是半妖最新章節 > 第八百五十五章:鳳兒放肆

我是半妖 第八百五十五章:鳳兒放肆


    火鳳載著風姿卓越的她降臨在雪山之上。

    青玉霜笛在空中輪回劃出青色美麗的虛影,似是不經意間……

    那雙冷極雅極的鳳眸在裴青云染血的衣襟領口處微頓一瞬,眼眸深處染上一抹疑色,但很快收回。

    她幽幽開口:“或許在你們的認知里,鳳隕宮的隱司傾從未殺人!

    連綿的大雪很快將地上冰冷的尸體渡上一層淺白。

    她的聲音比風還冷,比雪還無色:“可這并不意味著,我不會殺人!

    手中把玩打轉的玉笛停在指尖,精致的白色穗子垂于笛端,絲穗之間還摻夾這幾片新雪。

    新雪還未融化或是落下,前方一片隱世宮弟子便已經無聲大片倒下。

    唯有其中一位最為年輕修為最弱的少年弟子滿面惶恐抖如篩糠,已經面無人色。

    隱司傾轉過身去,玉手輕撫火鳳腦袋:“我留你一命,回去告訴武寒醒,既然聯姻不成,這山你們也該離遠一些了。不然在雪中或是火里,再多添人命,我想不是你們宮主希望看到的!

    少年慌忙跌撞離去的身影很快被風雪淹沒。

    裴青云心中揣測,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隱司傾的側顏,低語問道:“隱師姐不是送小小姐前往北冥海域了嗎?怎會出現在這里?”

    撫摸著鳳鳥腦袋的那只玉手微微一頓。

    其實隱司傾也并不知曉,她為何會來這座岷歸山。

    分明此山與北方是背道而馳的方向,她完全沒有必要折身而來。

    只是在方才前不久,她道心一陣震顫,竟是極為心神不寧,仿佛這邊發生了極大的事,她若不來,必會后悔的大事。

    她素來遵從自己的直覺。

    當她趕來此山時,恰逢隱世宮張揚殺人一幕。

    ……

    ……

    “隱師姐……”裴青云眼神猶豫地快速掃了一眼地上一眾被大雪掩埋的尸體。

    雖說她入門時日比隱司傾要早些幾年,可這一聲師姐卻是喚得折服不已。

    可折服歸折服,鳳隕宮一向主修心道,宮門之中素來秉承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

    既是無情且無名,自是與那些專攻兵伐以殺戮證道的修行方式道路殊途。

    鳳隕宮弟子皆以清凈為宗,虛無為體,柔火為用,無為而治。

    故而貴為靈界絕強三門之一的鳳隕宮整體實力而言,自創下鳳隕之名時,便是凌駕于另外兩大宮門之上。

    只是歷代宮主以及門下弟子不喜征伐亂斗,這才避之第一之名。

    靈界修行之人皆是知曉鳳隕宮雖說實力絕強,性子冷清如天池冷蓮一般高不可攀,但論起那些上位者的大能勢力而言,除非是極盛之怒,不然她們是極少真正手染鮮血人命。

    像今日這般不聲不響,不溫不火地收割出這么一批人命來還是極為罕見。

    心中一時擔憂一時感慨。

    裴青云心想:原來我在隱師姐心中是如此的重要。

    猶豫了片刻,她仍是說道:“雖說這一次是離世宮弟子過了,但終究兩宮之間世代交好,如此肆意殺人,撕破了臉皮終歸是會叫世人落下口實……”

    “口實?”隱司傾淡淡掀眸,面上并無多大情緒波瀾,一雙鳳眸幽幽如亙古不變的千年墨池。

    那雙眼就這么淡淡地凝視著裴青云:“鳳隕宮何時成了為他人之口舌而修行了?”

    雖說那眼眸極美,但如此被人凝視不由讓人寒虛不已。

    裴青云下意識地后退一步,面色微微發白道:“隱師姐……我不是這個意思!

    隱司傾微微頷首,神色平淡不顯任何矜傲,但這種生來平淡的語調卻更顯高貴自傲。

    “我鳳隕雖不喜戰伐,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不懂戰伐,隱世宮進來弟子行事頗為乖張暴戾,對我山門之人縷下暗手,若是下次見到,不可大意,更不必手……”

    平淡的一句話尚未說完,語調微微一頓,她平靜收回視線,看向身邊通體浴火的鳳凰低聲戾鳴。

    只見鳳兒歪偏著腦袋,一雙獸瞳帶著幾許古怪意味正細細地打量著裴青云……的胸?

    裴青云正認真受教,也注意到了鳳兒的目光,一時神色古怪。

    心道:這只護山神獸怎么老盯著我胸亂看,若非早已知曉這之靈獸是只母獸,還以為它這是起了輕薄歪心思。

    “鳳兒!彪[司傾喚它名字,語調微微不愉。

    誰知平日素來乖巧于她的火鳳此刻不僅怔怔出神看著裴青云。

    眼眸驟凝之下,還大膽地更近一步,雙翼招展瞬息來至裴青云面前。

    絕崖之上的積雪在鳳火的照耀之下快速消融成清澈的流水。

    裴青云只覺面頰暖風大起,一雙蘊含金色流火之光的獸瞳幽幽盯著她看,緊接著便做出一個極其驚人的動作。

    尖尖的鳳凰腦袋竟是極為輕佻的往裴青云的胸口撞去,那只鳥嘴更是直接明了的啄開前者的衣襟領口。

    裴青云頓時花容失色,驚呼一聲,想要以手捂胸。

    這只色鳥。!

    奈何苦于這只雛鳳周身靈火之光過于盛灼,就連胸口出的衣衫都被焚燒焦黑,露出一縷潔白的肌膚。

    “鳳兒,放肆!

    隱司傾手中青玉霜笛嗡嗡鳴響,逼得鳳兒微微縮了縮脖子。

    素來畏極了那玉笛苦頭教訓的鳳兒卻是破天荒并未停止繼續輕薄的動作。

    隱司傾性情淡薄,極難近人,如寒霜冷刃,即便是對于同門弟子也慣來冷淡以對,但這并不意味著她養的靈寵坐騎就可以任意欺凌同門師妹。

    染上一層溫色的她,手中玉笛已經開始散發出瑩瑩之光,流露出的氣機讓鳳兒渾身羽毛不由自主的炸立而起。

    正當隱司傾即將發作之際,鳳兒清鳴一聲,鳴叫之聲聽著有些委屈。

    它扭過神色,蘊含著流火之光的一雙眸子亮晶晶看著自己的主人,尖尖鳥嘴里還叼著一只氣若游絲、虛弱至極的小狐。

    手中玉笛吐露的碧色幽光氣機豁然一散。

    裴青云捂胸抬眸之際,竟是捕捉到了自己這位隱師姐眼瞳之中的驚詫與費解。

    但很快那雙鳳眸之中的所有情緒都如鏡中月消散而去,恢復了以往的古波無瀾。

    但終究……她面上溫色已經消失不見。

    “這只小狐……你從而得來?”

    隱司傾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淡好聽,可裴青云卻是遺漏了她這一段話內那一瞬微妙的停頓意義。

    “呃……這只小狐是我在這座雪山之中撿來的,它傷得很重,原是打算在取得雪山往生果后便帶回宮門山中為其治療的!

    裴青云心中疑惑,在鳳隕宮圣山之中,靈物無數,像那種通體雪白模樣可愛,實力又強的雪靈狐也十分常見,平日里也沒見隱師姐多么上心關注。

    她一直以為,女人天生喜歡毛茸茸的萌軟動物在這位隱師姐身上根本就不起任何效果。

    怎么今日對著這只受傷嚴重,渾身染血毛都燒禿了一般的小狐格外上心。

    還有那只鳳兒……

    感情不是覬覦她的美色,而是對這只小狐感興趣啊。

    隱司傾的目光不過是淡淡地掃視了那只小狐一眼便不再多看。

    她眼眸微轉,卻是被雪地里一條委拖得極長的血跡所吸引,在那條猩紅凄麗的血跡盡頭是一株失去了果實的綠植。

    一雙鳳眸微微瞇起,細長而明銳。

    血跡在大雪之中已經掩埋大半,但通過那猩紅點點,卻也能夠推演出事情的大概經過。

    不知為何,裴青云打了一個莫名寒蟬,她看著神色與平時別無二致的隱司傾,背脊有些發涼……

    “隱……隱師姐?”她聲音弱弱地喊了一聲。

    隱司傾一襲白衣在大雪之中渲得極冷,就連衣擺處那只翱翔高飛的金色火鳳都在風雪之中失去了暖色。

    她平靜的聲音似乎飄在風里,那般的模糊飄忽:“你與隱世宮之間爭奪的那枚往生果……”

    裴青云心中咯噔一聲,難道隱師姐特意折身來此也是為了那枚往生果?

    是了是了……

    往生果兩百年開花,五百年結果,對于助長修為境界有著極為顯著的效果。

    更難得的事憑借此果能夠在閻王爺手里搶命,重傷垂危,靈魂破裂之人服用此果,皆可續上半條命。

    若是年壽將至著服用此果,更是能夠續命千年之久。

    此果極其珍貴,不難不讓人動心。

    只是……你堂堂一名宮主親傳弟子,平日里奇珍異寶多不勝數,何以來跟我這么一個不容易的內門弟子爭奪一果?

    裴青云雖然心中微有薄怨,但不敢有絲毫表露,因為她不敢得罪這位日頭正盛的神族遺裔。

    所以她不等隱司傾將話說完,上趕著隨忙打斷說道:“師姐若是也看上了這枚往生果,拿去便是!

    她心中滴血,面上卻是露出一副落落大方,同門之間不必計較這些小事的神情。

    她取出那枚巖漿色澤的奇果,大方遞出。

    隱司傾微微垂眸,卻是沒接,一片落雪恰好飄至她深青色的發絲之上,她拈起那片雪花,盛放于柔軟冷白的指腹間。

    她將被人打斷的那句話很有耐心地在重新說了一遍:“你與隱世宮爭奪的那枚往生果,是這只小狐先發現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