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 第五百九十章 錫安大戰


    位于地下深處的錫安城內,大批的裝甲機兵在作為前哨的碼頭集結。

    如今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去關心母體里面的情況,必須集中一切力量從機器大軍的進攻下保住這座城市。

    流浪地球的信標在碼頭的下方建造,大量的工人在上面忙碌著,盡可能地抓緊時間完工。

    指揮官洛克望著還在修建中的信標,對負責項目的人問道:

    “這玩意到底還需要多久才能啟動?”

    “大概還要一個多小時,我們已經盡力了!

    “該死!”

    洛克忍不住一拳重重地錘在桌子上,因為這樣顯然趕不上在機器大軍抵達前完成。

    “要不是議會在這時候還要花上好幾個小時來互相扯皮,我們早就應該完工了!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

    由于先知長期以來的影響,錫安議會大部分人還是更愿意相信尼奧這個救世主,對于流浪地球的信標計劃表現得并不積極。

    理由是既然先知的預言馬上就要實現了,為何還要耗費資源去建造什么信標,應該把精力都投入到防守錫安上,堅持到救世主的奇跡降臨。

    最終還是指揮官洛克力排眾議讓信標計劃得以實施,但也浪費了好幾個小時,對于如今分秒必爭的戰況來說,無疑是極其致命的。

    潮水般的機械烏賊已經來到了錫安的外圍,甚至隱約感受得到巨型鉆頭挖掘時傳來的震動,明顯已經是兵臨城下了。

    在這種情況下,錫安必須要挺住機器大軍一個小時的進攻,才能堅持到信標啟動,能否完成得了還是個未知數。

    ————————————

    母體世界中,面對著病毒式傳播的史密斯大軍,剩余人類最后的一絲幻想都破滅了。

    他們都被迫接受現實,自己一直以來生活的并不是真實世界,現實中根本不會發生這么恐怖的災難。

    如今唯一的活路就是脫離母體,回到現實世界,否則就是等著被史密斯給感染同化。

    然而這并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事情,有時即使意識到自己是在做夢,也沒有辦法從夢中醒來。

    更何況這里是在母體里面,靠著腦后插管所有人關在虛擬世界中呢?

    強行拔掉插頭只會導致死亡,更何況他們也沒辦法自己拔掉插頭。

    喬律對張斌問道:“現在大部分人都已經覺醒了吧,為什么母體還是沒有崩潰?”

    按照最初的計劃,只要能讓大多數人拒絕接受母體,就能夠讓母體徹底崩潰,把所有人都遣返到現實當中。

    然而如今這一切并沒有發生,無數人想要逃離母體,卻發現根本就做不到。

    張斌回答道:“是病毒!準確來說是被病毒感染的人類,他們的大腦依然在維持著母體的運行!”

    史密斯感染的不僅僅是程序,就連人類的大腦都可以駭入。

    他的目標是支配母體,當然就不允許母體的崩潰。

    “我們的人也會被感染嗎?”喬律擔憂地問道。

    要是讓史密斯病毒傳播到流浪地球上,后果將會不堪設想!

    張斌遺憾地說道:“是的,所以必須要找到清除病毒的辦法,否則任何人都有可能把病毒帶回來!

    在流浪地球遠征軍當中,可能也有人已經被史密斯同化。為了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就只能把留在母體里面的人隔離起來。

    先知的這一招比喬律想象中還要狠毒,如果找不到清除史密斯病毒的辦法,流浪地球需要放棄的將會還是母體里面的所有人。

    若是真到萬不得已的地步,流浪地球也只能選擇拔網線,避免病毒傳播到這一邊。

    喬律語氣平靜地說道:“我明白了!

    在這種情況下,喬律當然也是隔離的對象,可不能要求讓自己先走。

    “抱歉,喬律!睆埍蟪镣吹卣f道。

    “沒關系,我又不是什么救世主,更不是人類最后的希望!

    喬律自信地抬起頭說道:“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

    在新月基地的軌道上空,流浪地球艦隊整裝待發,只等一個信號的到來。

    ————————————

    錫安上方的穹頂出現了一道裂痕,并迅速地擴散開來。

    在場所有的裝甲機兵馬上舉起了手中的機炮,把黑洞洞的槍口齊刷刷地指向了裂痕出現的地方。

    每個人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誰都意識到,大戰即將來臨!

    只見一個巨大的鉆頭從裂痕中冒出,迅速地粉碎掉一切障礙,從穹頂上方掉落下來,留下了一個十分規則的洞口。

    “穹頂被攻破!”

    “準備迎敵——!”

    剎那間,每一個人都行動了起來,把注意力都放在這個鉆頭破開的洞口上。

    沿著這個規整的洞口,大批機械烏賊蜂擁而至,徹底點燃了戰火!

    在第一只機械烏賊從洞口處露頭的瞬間,早已按耐不住的駕駛員馬上扣動了扳機。

    頃刻間,裝甲機兵手上的兩管30mm機炮噴吐出近一米長的火舌,把子彈不要錢似的傾瀉出去。

    子彈風暴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形成了密集的火力網,牢牢地封鎖住穹頂上的洞口。

    冒出的機械烏賊瞬間被子彈撕成碎片,就連觸手都斷成了幾截,機械的殘骸連帶著碎石雨點般地掉落下來,把整個洞口變成了一片死亡之地。

    在最初的幾分鐘內,狹窄的洞口就像是一臺絞肉機,無情地絞碎任何膽敢進犯的敵人。

    大量的機械烏賊還沒有來得及亮個相,就被子彈風暴無情地扯碎,掉下來的只有一堆破爛的零件。

    然而機器大軍的數量實在是太多,裝甲機兵的子彈也不是無限的,當后續的彈藥沒有跟上時,馬上就出現了漏網之魚,穿過一層層火力網分散開來進入錫安。

    隨著入侵的機械烏賊越來越多,裝甲機兵也不得不分散火力來對付這些漏網之魚,無法把子彈都對準了洞口傾瀉過去。

    這就是防線崩潰的開始,從原本的陣地戰逐漸演變出短兵相接的巷戰,每一名裝甲機兵都只能背靠背地掩護著對付,對著漫天的機械烏賊進行掃射。

    最初掉下來的鉆頭也伸出支架站立起來,在無數機械烏賊的掩護下,進一步往下深挖。

    下層的工人仍在奮不顧身地建造著信標,哪怕有碎石和粉末掉到了他們的安全帽上,也沒有抬頭去看。

    他們知道命運就把握在自己的手上,即便危險近在眼前,也一定不能停下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