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錦繡農女種田忙 第5655章 跑了


    還坐在主位上的吳勤人,也整個傻了,張口結舌的說不出話來。

    整個鐵府里面亂成一團,誰都不知道該怎么辦。

    短暫的沉默以后,隨之而來的就是喧鬧,賓客們吵吵嚷嚷的,開始向外面奔去。

    他們沒注意新娘子從大堂里面走到了門口。

    “新娘子跑了!”

    有人發一聲喊,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門口的位置。

    只見新娘子雙手提著裙子的邊,快步奔向門口的一名騎在馬上的男子。

    新娘子腳踏在馬鐙上,伸手和馬上的男子相握。

    馬上男子一用力,就將新娘子擁入懷里。

    隨即,白馬快步而去。

    整個過程如行云流水一般,簡直讓人目不暇接。

    新郎被人抓走了,新娘子跟人跑了,這成的是什么婚?

    沒到第二天,這件奇事就在千機城里傳的沸沸揚揚了。

    而此時,正在通天河邊群山之間防守的蔣五郎,也迎來了漢國的敵人。

    上一次,他挑釁了一番而去。

    而這一次,叛漢秦漢卿的義子之一,秦祥云,帶齊了人馬,迫切的想要過來找回場子。

    蔣五郎卻在為另一件事發愁,那就是楊若晴叮囑他的,要借機會尋找紅袖的弟弟。

    也就是說,他要找機會跟七絕將軍蕭長生見面,還要跟他交談一番。

    這難度實在是太大了一些。

    要知道,七絕將軍蕭長生是秦漢卿麾下極為有名的將軍,目前主要是防守在北邊,打下了高麗之地,跟南方通天河的位置差了不是一點路。

    蔣五郎也只能想著看看有沒有什么好的時機了。

    “禾將軍!蔣將軍!秦祥云又在陣前叫陣!罵我大齊是縮頭烏龜!”一個傳令官飛快的跑過來大聲的喊道。

    “走,去看看!焙贪惨卓粗鴳饹r終于有了些許的改變,面對秦祥云的叫陣,不再是閉營寨大門而不出。

    他們從鳳凰山上,策馬奔馳而下,回到了營帳之內。

    “這是秦祥云送來的書信,禾指揮!焙贪惨缀褪Y五郎回營之后,看到了一個包裹和書信。

    包裹打開,是一身女裝,還是高麗秘色非常喜歡穿的那種露骨的薄紗衣物。

    “禾安易小兒!躲在營寨里不出!是在生娃娃嗎!要不要再給你一個月坐月子!”

    禾安易將女裝展開,嗤笑的說道:“他秦祥云難道以為自己是軍師不成?這秦祥云果然是蠻夷也,連個招數都學的這么不倫不類!

    “不過,他這么著急,可能是城里的糧草,不太夠了吧。命令各地屯田的軍卒加緊防備其軍卒出關劫掠!

    “蔣將軍,你去會會他?”

    蔣五郎點了點頭,略帶不解的問道:“為何禾將軍會以為城里的糧草不足了,這是怎么看出來的!

    禾安易在堪輿圖上點了點,笑著說道:“城里的糧草一直由北邊提供,但是現在北邊也在打仗,而秦祥云如此著急出戰,肯定是糧草上出了紕漏!

    蔣五郎甩了甩頭,將兜鍪帶在頭上,說道:“這種事,禾將軍操心就是,我去把秦祥云的腦袋摘下來!”

    蔣五郎提起自己的長槍,跨馬而出,帶軍卒出了營寨,此時的蔣五郎已經不再是以前還沒有熟練的他了。

    他手里提著長槍,不屑的看了秦祥云一眼,拍馬而出。

    “無名小卒,報上名來!某不斬無名之將!”秦祥云皺著眉頭看著沖鋒而來的蔣五郎,皺著眉頭大聲高喊。

    他這是明知故問,故意來羞辱蔣五郎了。

    畢竟,誰會不知道,護的蔣五郎將軍呢。

    面前的蔣五郎,一聲不吭的站在軍陣之前,等待著秦祥云派人,場面有些尷尬。

    從秦祥云身邊跨馬而出一名將領,大聲喊道:“趙王秦蘭超,請求出戰!”

    趙王,秦蘭超,是秦漢卿的一名義子,南征北戰,也算是一把好手。

    秦蘭超站出來的一瞬間,整個漢兵大營如同沸騰了一樣,大聲喊著趙王二字,為秦蘭超助威!

    這一幕讓秦蘭超非常享受,他享受著這一切,手中長槍一指,對著蔣五郎高聲喊道:“報上名來!”

    蔣五郎不喜歡打仗之前的垃圾話時間,因為他不擅長打口水仗,很難吵贏。

    他懶得跟秦蘭超廢話。

    待到秦蘭超跨營而出的時候,蔣五郎怒吼一聲,向著秦蘭超疾馳而去。

    “咣!”兵器砸在一起,砸出了巨大的聲響和一蓬蓬的火星。

    一個照面,蔣五郎長槍帶血的停了下來,甕聲甕氣的問道:“就這?”

    秦蘭超驚恐的望著手中已經斷成了兩截的武器,還看到了腰腹部的貫穿的傷口,雙層冷鍛甲被蔣五郎帶著馬匹的沖擊力,直接劃出了巨大的傷口。

    血流如注的秦蘭超,不敢置信的看著手中的血跡。

    他輸了。

    蔣五郎,再次踏馬而來,手中長槍一掃,一顆人頭高高拋起,只見他槍出如龍,刺中了那顆頭顱。

    帶血的頭顱被叉在了槍尖之上。

    蔣五郎將長槍背在身上,揚了揚頭,大聲的喊道:“還有誰?!”

    秦祥云手緊緊的抓著馬匹的韁繩,他的武力和秦蘭超旗鼓相當,甚至略輸一籌,他不甘心的喊道:“撤!”

    “記住了,小爺蔣五郎!”

    蔣五郎提著人頭回到大營里面,隨后,營帳里面的將領都在對他恭賀,這一下又能得到皇帝的賞賜。

    這個秦蘭超是秦漢卿正兒八經封的王爺,放在功勞上,這可是一筆好大的功勞。

    蔣五郎這次全力一擊,擊殺了秦蘭超,意味著粉碎了漢軍再次南下的圖謀,另外,他還有一個用意。

    那就是讓漢軍盡早換人。

    他們能換出來的會是誰呢,根本上來說,極有可能便是七絕將軍蕭長生。

    現在北方的戰事漸漸進入尾聲,能跟蔣五郎拼斗的,恐怕只有寥寥幾人,蕭長生不是秦漢卿義子,很快又要閑下來了,所以極有可能會被派過來。

    到時候,他再想辦法跟蕭長生見面。

    在心頭過了一遍這些謀劃,隨后,他決定讓大伙兒放松放松,好好吃喝一番,這時候漢軍已經喪膽,那是絕不會再出現的,只會龜縮在城內不出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