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六四零章 被炮灰的公主8


    柳梅娘撐著回到房中就躺下了。

    她的閨女春妹現在也不過五六歲的樣子,看柳梅娘累的躺到床上起不來,就自己踩著小板凳做飯。

    冬哥也趕緊過去搭了把手。

    柳梅娘聽著外頭孩子做飯的聲音,眼中的恨意更濃。

    如今看著乖巧伶俐的孩子,可最終都是白眼狼,沒有一個孝順的。

    還有那個趙宏文,這就是個爛人,當初看她柳家家境不錯,看她有一手好繡活,就死皮賴臉的求娶,等她進了門,家里地里的活都讓她干,這么些年,趙宏文出門會友,書院讀書,買紙筆書籍以及趕考路上的花銷全都是柳梅娘掙出來的。

    可以說,沒有柳梅娘就沒有趙宏文。

    可趙宏文考中狀元就拋棄糟糠之妻,直接跟圣上說沒有娶妻,求得公主下嫁當了駙馬。

    在她帶著孩子找上門的時候還想要殺她和兩個孩了。

    若不是她機靈,恐怕……

    她最終還是把這個駙馬拉下馬來,讓趙宏文沒了功名,后頭被流放至死。

    可這又能怎么樣?

    她的一輩子也跟著毀了。

    在趙宏文死后,她辛苦的撫養孩子長大成人,她努力的賺錢,最后落得一身是病。

    可春妹和冬哥不但不心疼她,長大之后還怨恨她。

    說什么當初如果不是她逼迫,他們的父親就不會死,他們的父親可是駙馬,只要父親在,他們的日子過的得有多好。

    他們會有公主嫡母,會有高官厚祿的父親,那日子才威風呢。

    尤其是春妹看中了一個官家的公子,可是她的身份不說給人家當正妻,便是連妾都有些不夠格,春妹就更加怨恨她了。

    她怨她這個母親太狠心,把她父親害死了,讓她失了大官父親,到了該成親的年紀也說不到好婆家。

    而冬哥也恨她,恨她讓他沒有榮華富貴的日子。

    她滿身是病躺在床上動彈不得的時候,這兩個孩子根本不管她,任由她凍餓而死。

    想到這些,柳梅娘心里的恨意就往上翻涌,她恨趙宏文,恨兩個孩子,也恨安寧公主。

    如果不是安寧公主不要臉搶她的相公,她又怎么會落到那個下場。

    如果安寧公主但凡是個要臉面的,但凡是個有點良心的,在她帶著孩子進京找到公主府的時候,安寧公主就該把他們接到府里好好的安頓,她就該讓賢退位,讓出嫡妻的位置給她。

    這么想著,柳梅娘越發的恨起公主來。

    上一世,她只是一個農婦,沒背景沒能力,根本不能把那一對渣男賤女如何。

    可這一次她已經什么都不怕了,她還有神仙賜的神器,她會讓趙宏文和公主都沒有好結果,她會讓那兩個人不得好死。

    還有一對白眼狼孩子,她也絕不會像上一世那么好好的撫養。

    他們不是怨恨嗎,不是怨她讓他們沒了當官的父親嗎,那就讓兩個白眼狼跟著當官的父親去過吧,倒是看看他們能不能活下去。

    柳梅娘恨恨的想了很多,然后拿出一顆藥丸吞下去。

    等她再次起身的時候,身上就有了力氣。

    安寧鬧了顯德帝很久,他終于下了圣旨,給安寧和薛賀賜婚。

    當圣旨傳到薛家的時候,薛閣老在病床上喜極而泣。

    他拉著薛賀的手不住的叮嚀:“賀兒啊,祖父終于可以安心了,可以安心了呀,陛下給你賜了婚,還讓公主下嫁,往后你肯定能好好的活下去,賀兒,你記得,不管公主是為了什么下嫁予你,你都要對公主好,聽公主的話,我們求的是公主能夠庇護于你,還有,成親之后,你就住到公主府里,能不回家,便不回家,知道了嗎?”

    薛賀不住的點頭:“祖父,我知道,我聽您的,聽公主的!

    薛閣老笑了笑:“我們加兒是個有福的,往后有陛下看顧于你,我就能放心了!

    薛閣老拖著病體和薛賀進宮謝恩,又面見了顯德帝。

    也不知道薛閣老和顯德帝說了什么,反正安寧和薛賀的婚期訂的特別緊。

    不過倒也不是很麻煩。

    之前顯德帝已經讓人給安寧蓋好了公主府,一應物件也都準備齊全了。

    安寧的嫁妝在好多年之前顯德帝和黃貴妃就在準備著,這會兒根本不用匆忙準備嫁妝,別的東西也都有內務府去辦,婚期就算是訂的再近,也是不怕的。

    顯德帝賜婚之后沒有一個月,六禮走完,安寧和薛賀就完婚了。

    在顯德帝下旨之后,京城真的是為著這事都快鬧翻天了。

    誰也沒有想到安寧公主竟然會下嫁給薛賀。

    京城的權貴人家誰不知道薛賀就是個傻子啊,不說公主,就是那些小官人家的姑娘都不會嫁給薛賀的。

    可偏偏,公主就愿意嫁給他。

    不知道多少人羨慕的不行,很多人都覺得薛賀走了狗屎運。

    當然,也有朝臣認為是安寧公主大鬧天極宮,已經被顯德帝給厭棄了,所以才給她弄了這么一樁惡心人的婚事。

    尤其是周景行和劉若蘭。

    這兩個人在知道安寧要嫁給薛賀的時候,那簡直就快高興瘋了。

    周景行跑到劉家去見劉若蘭,兩個人就在說這件事情。

    周景行冷笑道:“安寧公主真是不識抬舉,她若肯安安生生的嫁給趙宏文多好,省去多少麻煩事,趙宏文就算是有妻有兒,可起碼還是個才子,長的也不錯,可安寧公主偏偏鬧騰起來,弄的陛下顏面大失,這回好了,遭厭棄了吧,她這次連趙宏文那樣的都摸不著,只配嫁給一個傻子!

    劉若蘭嘴角含笑:“陛下再是慈父,那也先是帝王,帝王的臉面是那么好下的?安寧公主也是任性慣了的,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不顧了!

    說到這里,劉若蘭往湖中丟了些魚食,引的魚兒爭先去搶:“也不知道她后不后悔!

    “后悔也晚了!

    周景行攬著劉若蘭的纖腰:“且等著吧,以后有她受的!

    和周景行同樣想法的人還有很多。

    也有一些家世并不顯赫,或者家里已經敗落的公子后悔沒有早點求娶安寧公主。

    他們想著,安寧公主連一個傻子都肯嫁,那他們總比傻子強多了吧,若是他們求娶,說不得就能當駙馬了。

    可惜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