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千千小說 > 道觀養成系統 > 道觀養成系統最新章節 > 第1058章 師兄,揍他!

道觀養成系統 第1058章 師兄,揍他!


    郭啟軍足足簽了半個小時的字。

    一邊簽字,一邊說道:“陳真人,你就這么不信我?”

    陳陽保持微笑:“郭會長說的哪里話,咱們一碼事歸一碼事。你要說信任,我怎么能不信任你呢?但也請你理解的難處!

    “你有什么難處?”

    郭啟軍哼道。

    陳陽微笑,不說話。

    反正簽字就對了。

    “嗯?這是什么?”

    簽著簽著,梁東恒忽然把紙一抽。

    看著紙張抬頭一行字,皺眉道:“陳真人,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獎勵落實保證書”?

    陳陽瞥一眼:“噢,這個啊,上面有寫,挺詳細的,郭會長你仔細看看!

    不用他說,郭啟軍已經一字一句的看。

    越看,臉越黑。

    紙面上的內容,主要表達的就一個意思。

    是他發現梁東恒做的這些事情,道協應該要給予他獎勵。

    獎勵的具體金額,取決于白云觀道協抄家后的總財產多少。

    郭啟軍臉色發黑:“陳真人,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陳陽道:“字面意思啊!

    “郭會長,你不會連這點錢,都要貪下來吧?”

    “貪……”郭啟軍臉龐抽抽:“你胡說八道什么?”

    “我郭啟軍何時貪過?”

    “抱歉,是我用詞不準確!

    “這個字,我簽不了!

    “你確定?”

    “嗯!

    郭啟軍把筆一丟,說道:“我今天是來帶人走的,要獎勵,你去和李會長說!

    陳陽道:“行吧,那就等李會長過來在帶人!

    郭啟軍道:“我今天就要帶他走!

    陳陽搖頭:“不簽字,帶不走!

    “陳真人,我是道協的會長,梁東恒犯了事,你跟我說不能帶走?你是要代道協做主?”

    “郭會長別忙著給我扣帽子!标愱柌痪o不慢道:“沒有我,梁東恒的事情,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這件事情,對你們有多大的好處,不用我提醒!

    “我只是要我那份應得的,而你們收獲的好處,遠比我多的多?偛荒苣銈兂匀,不帶我喝湯吧?”

    梁東恒是白云觀道協的會長。

    他身上肯定不干凈,是個人都知道。

    但是為什么沒人去查?

    因為大家同樣知道,想弄梁東恒,就必須考慮與梁東恒牽扯的人和勢力。

    牽一發而動全身,這才是大家不敢主動查他的主要原因。

    陳陽當時不知道這些,也沒考慮過這些。

    梁東恒不來江南撈金,他也不會出手。

    既然出手,就算事后知道梁東恒牽扯太廣,陳陽也無所謂,不怕得罪人。

    而現在,梁東恒倒下了。

    不出意料,白云觀道協必然要接受一波大清洗。

    從里到外的清洗。

    這波清洗之后,整個白云觀道協,十不存一。

    最后還能否繼續存在,后面是否還能擁有“道協”的稱呼,都是未知數。

    只要郭啟軍他們下手夠狠,趁著這次機會,重拳出擊。

    那么陳陽相信,白云觀道協,絕對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而道門,也就只會剩下一個道協。

    這種整合、統一的好機會,是誰給他們創造的?

    是陳陽。

    吃水還不忘挖井人呢。

    我犧牲小我,成全大我,連點獎勵還要跟我扣扣索索?

    說得過去嗎?

    這些門道,郭啟軍也清楚。

    他只是沒想到,陳陽也如此清楚。

    “郭會長,簽不簽?”

    “不簽的話,那就只能等李會長來了,我相信,李會長一定會答應我這個并不過分的要求!

    陳陽站在一旁,微笑著問道。

    郭啟軍問:“你要多少?”

    陳陽伸出一根手指,在紙上一點。

    郭啟軍低頭,看見關于獎勵的要求細則,嘴角又是一抽。

    白云觀道協總財產的十分之一!

    簡直就是獅子大張口!

    “太多了!惫鶈④姄u頭:“我做不了這個主!

    陳陽道:“那就請能做主的人過來!

    郭啟軍見他咬死不松口,知道這事情沒有商量的余地。

    于是拿出手機,走到一旁去打電話。

    幾分鐘后,他回來了。

    “十分之一太多,具體獎勵金額,等我回去,我們會坐下一起商量!

    陳陽拿出手機,打開錄音,大大方方的道:“郭會長再說一遍!

    “……”郭啟軍簡直想打爆陳陽的狗頭。

    我堂堂道協會長,至于在這種事情上欺騙你?

    但是,不說不行。

    于是,他重復一遍。

    陳陽確定錄下來了,點頭道:“多謝配合!

    “人可以……”

    郭啟軍剛開口,忽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門外走進來。

    然后,他愣住了。

    “玄真…”

    “郭會長!毙孀哌^來,對他點點頭。

    “你……”

    郭啟軍看看他,又看看陳陽。

    不對啊。

    玄真不是死了嗎?

    因為這件事,他甚至私下里警告了不少人,絕對不準他們將玄真的事情告訴今空今文。

    就是擔心,因為玄真,這兩位大真人,一怒之下離開上方山。

    這段時間,他不知道去了李家多少趟,盡力的安撫李遠山夫婦。

    怎么也沒想到,會在這里,看見一個活生生的玄真。

    這太扯了。

    難道崆峒山那群家伙說謊不成?

    玄真疑惑的看著他。

    郭啟軍憋了半天,說道:“你有時間,回去見見你師父!

    “嗯,好!毙纥c點頭。

    他也有這個意思,和陳陽提過幾次,但陳陽一直沒同意。

    說他身體還需要繼續療養,不宜到處走動。

    還好玄玉來了一趟,已經回去匯報好消息了。

    要不然師父他們知道了,肯定會不顧一切的下山。

    “陳真人,把人交給我吧!

    “稍等!

    陳陽去后面,把梁東恒帶過來。

    梁東恒面如死灰,知道自己此行一去,很可能就回不來了。

    最好的結果,就是給個痛快。

    至少自己兩個兒子,還有人養。

    至于幾個老婆,他也不想了。

    反正香火能延續就行了。

    “梁東恒,跟我們走!惫鶈④娎淅涞目粗。

    郭啟軍看陳陽不順眼,純粹是因為自己幾次的要求,陳陽沒有配合。

    但陳陽至少固守住了底線,大局觀上從來沒出過問題。

    梁東恒就不同了。

    這家伙的底線早就跌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以前也就是不知道,現在知道了,心里巴不得他早點升天。

    “陳真人,走了!

    郭啟軍打了個招呼,帶人離去。

    陳陽送他們到路口,才轉身回去。

    玄真道:“不知道他能不能活著回去!

    陳陽道:“是生是死都跟我們沒關系!

    郭啟軍今天才來。

    原本,陳陽都決定,他們今天再不來,過幾天就親自把他送回去。

    要不然,一直讓他待在這里,也不是個事情。

    郭啟軍帶走了,他也留下了足夠多的證據,證明他把人帶走了。

    死了,也跟自己沒關系。

    不過,他估計不會有人敢在半路動梁東恒。

    木已成舟,這時候動他有什么用?

    下山路上,隨處可見上山的游客。

    陵山恢復了往日的熱鬧。

    這般旺盛的香火,也讓郭啟軍驚訝。

    要不是因為陳陽,他都不會知道陵山道觀這么個地方。

    就是這樣一個籍籍無名的小道觀,竟然能有這么大的人流量。

    這小子,手段還真是不錯。

    雖然很多手段,看上去很俗氣,甚至連他都覺得,簡直就是黑心商人的營銷手段。

    但是架不住這種低俗的手段,有效啊。

    譬如他聽說的,前段時間上真觀財神爺顯靈,所有中獎的彩票,都發生在姑蘇城……

    這事情,要說陳陽沒搗鬼,鬼都不信。

    一路上胡思亂想,他們很快下了山。

    車子早已經停在山下等候。

    “上車!

    “郭會長!绷簴|恒道:“我能抽支煙嗎?”

    郭啟軍道:“沒煙!

    梁東恒道:“我有,給我幾分鐘,讓我抽一支!

    “快點!

    “放心,很快!

    梁東恒蹲在路邊,拿出一包香煙,點上美美的抽了一口。

    停車場,其中一輛車里。

    有一雙眼睛,隔著玻璃看向這邊。

    他拿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

    “人下山了!蹦腥说溃骸肮鶈④娪H自帶隊!

    然后問道:“要動手嗎?”

    電話那頭道:“找個機會,解決了!

    “好,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男人看向駕駛位:“動手!

    “在這里?”駕駛位的中年人,皺眉道:“這里是陵山!

    男人道:“陵山怎么了?”

    中年人:“我聽說,陳玄陽是陵山山神!

    男人笑道:“山神?這里是山腳,不在山上,他就算真是山神,山外面的事情也輪不到他管!

    中年人道:“郭啟軍還在!

    男人道:“你攔住郭啟軍,我動手。梁東恒今天必須死!

    中年人還是有些猶豫。

    “你在害怕什么?”男人道:“他不死,我們都要暴露!

    “陸振國昨天來過了,他肯定已經從梁東恒身上得到不少信息,就算殺了他,也沒用!

    “蠢東西!”男人不客氣的罵了一句:“陸振國自然有人收拾他,殺梁東恒,不是擔心他把信息暴露。而是震懾,懂不懂?”

    “誰都不是傻子,道協也不傻。梁東恒死不死,他們都是受益方,白云觀道協會因此被廢除。梁東恒今天死在這里,是對他們宣告一個信息,警告他們,不要繼續順藤摸瓜的查下去!

    “人都死了,他們會不繼續查嗎?”中年人搖頭,覺得他想的太過美好。

    男人道:“所以說你蠢,他死了,只會歸結是邪修做的,有本事就讓他們去找邪修!

    “好了,別廢話了,把臉遮住,下車!

    ……

    山上。

    陳陽站在菜園外面,抓著骨劍,正在習劍。

    驚鴻劍法,他基本上已經融會貫通。

    雙臂所有筋脈都打通。

    劉元基坐在邊上看他舞劍,時不時地看見劍芒從劍上激發,心里暗想,這一劍劈下來,我大概會死吧?

    真特么的……叫人心里不平衡。

    獨龍山見到陳陽的時候,明明也沒多厲害,也就跟自己半斤八兩。

    這才一年,都筑基了!

    他從仙人洞下來的時候,也才辟谷。

    他覺得自己修行的速度夠快了。

    放在陳陽面前,連弟弟都不是。

    太特么打擊人了。

    “但我是靈修,他不是!

    想到這里,劉元基心里稍微平衡了一點。

    他看向一旁的黃東庭,黃東庭也在看陳陽舞劍,臉上的表情,挺精彩的。

    他湊過去:“你能打過他嗎?”

    黃東庭道:“若拼生死,他未必能從我的劍下逃命!

    劉元基:“……”

    呵呵,真夠自信的。

    他就看不慣這種裝逼的人。

    “你和大宗師交過手嗎?”

    “交過手!

    “交過?”劉元基愣了下,又問:“誰贏了?”

    “平分秋色!

    劉元基的臉色,格外精彩。

    他差點忘記,眼前這個黃東庭,也是一位筑基的真人。

    單純論道行,他這分修為,足夠做一個大宗師了。

    如果和他交手的是個普普通通的大宗師,平分秋色,還真有可能。

    “那你和道門大前輩交過手嗎?”

    “沒有!

    “他交過!眲⒃溃骸岸宜贏了,你贏不了吧?”

    “我……”黃東庭無話可說。

    劉元基道:“我估計你大概不知道這些事情,要不然你怎么還能有這個信心說這種自欺欺人的話呢?”

    “不過你也別灰心,不是你差,是這小子太生猛!

    “你晚上睡哪里?”黃東庭突然問道。

    劉元基愣了下,說道:“柴房!

    “柴房?”黃東庭指著遠處銀杏樹:“為什么不睡那里?”

    然后就看見,劉元基的臉上,浮現一抹不愿回憶的神色。

    然后他使勁搖頭:“柴房睡得很舒服!

    “哦!秉S東庭看出來,他肯定也住過那個茅屋,深受其害。

    沉默了幾秒,黃東庭問:“柴房還有空余的床嗎?”

    “沒了!

    他很干脆的回答。

    柴房一共就三張床,金圓一共五個人,加上他就是六個人。

    要不是馬南景這兩天趁空做了幾張床,他都只能打地鋪。

    傍晚。

    道觀閉觀。

    一群人坐在后院吃飯。

    這群人的成分構成很復雜。

    有和尚,有道士,有妖修。

    有老,有少。

    “梁東恒死了!

    吃完飯,金圓突然說道。

    陳陽一愣:“死了?什么時候?”

    金圓道:“他們下山之后,有人出手,殺了梁東恒!

    “郭啟軍了?”陳陽問:“他沒攔?”

    “沒有!

    “對方兩人,下手很快,沒有給他出手的機會!

    “知道是誰嗎?”

    陳陽還真沒想到,真的會有人敢在半路殺人。

    “邪修!

    “不可能!”陳陽道:“肯定是和梁東恒認識的人!

    金圓道:“肯定是邪修,這一點不用爭論了。這件事情已經告一段落,各方都得到了想要的結果,不需要爭執這些!

    陳陽皺緊眉頭,沒有在說話。

    金圓擦了擦嘴巴,說道:“我去洗碗!

    云霄道:“死了好,你不要想太多!

    “嗯!标愱栒酒饋,向外面走去。

    梁東恒的死,讓他很意外。

    從金圓說的幾句話,他也大概猜到,這些人為什么如此急切的要殺死梁東恒。

    梁東恒的死,是咎由自取。

    道協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梁東恒死不死,都不會影響他們廢除白云觀道協的腳步。

    但是,這群人未免有點太猖狂了。

    猖狂的背后,也能看出點問題。

    不顧一切代價,哪怕是面對郭啟軍,都要殺死梁東恒。

    這說明什么?

    說明梁東恒知道的事情,很多。

    他活著,就注定有人心神難寧。

    “下一個,會不會是陸振國?”

    他忽然有點擔心。

    對方殺梁東恒,不就是為了要讓他徹底閉嘴嗎。

    他們不可能查不到,昨天陸振國過來的事情。

    陸振國是屬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

    就算他知道自己調查的方向,會得罪一群身份不凡的人,也絕對不會停下腳步。

    不過,他覺得對方應該不敢用對梁東恒的手段,對付陸振國。

    他們敢明目張膽的殺梁東恒,是確定沒人會為梁東恒出頭,而且這份行動,也被甩鍋給邪修。

    但是對陸振國出手,就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了。

    陳陽其實一直都在想一個問題。

    邪修,真的滅不盡么?

    他從來都不懷疑華國的決心。

    歷史無數次事實證明,只要咱們想做的事情,就沒有做不成的。

    上九天攬月,下五洋捉鱉。

    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現在不是也輕松就能做得到?

    區區邪修,算的了什么?

    可詭異的是,邪修就是滅不盡,一直存在。

    與之相似的,還有妖。

    軍部的力量何其之大,小米加步槍不行,那就坦克加大炮。

    冰肌玉骨也能給你轟成渣渣。

    除非真的結丹,能夠無視消耗,輕松御空。

    否則結丹之下,不能進行長途奔馳,在熱武器面前,就是一個死字。

    何況開竅的妖,智慧再高,也高不過人。

    可偏偏,修士們竟然還能讓一些妖,安安穩穩的生活在大都市。

    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這特么都是什么騷操作?

    “樹兄啊!

    陳陽撫摸銀杏樹,忽生感慨。

    樹枝微微抖動,似乎在問“嘎哈?”

    “玄陽!毙孀吡顺鰜。

    “師兄!

    “我打算明天回去,去山上看看師父,也順便去一趟老山,拜拜祖師爺!

    “明天……”陳陽想了想,說道:“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

    “就這么說定了!

    玄真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但陳陽還是不放心讓他一個人回去。

    從崆峒山回來,他一直對外說,玄真沒死。

    不管誰問,就算是對李遠山,他也說玄真沒死,只是受傷了。

    但是他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相信。

    當時南臺上,可是站著幾十個人。

    那些人不是普通的弟子,都是觀棋,林平海,江河這樣的道門真人,佛門法師一般的人物。

    陳陽說他沒死,觀棋他們能信?

    他們又不是瞎子。

    現在玄真活蹦亂跳。

    要是讓他們知道,不得懷疑人生?

    懷疑人生是小,就算他們精神崩潰,陳陽也懶得多管。

    他擔心的,是有人深究。

    死而復生。

    逆天改命。

    再往深處了想。

    這特么就是傳說中的長生不老!

    死人都能復活,這和長生不老有什么區別?

    大不了多死幾次,反正都能活。

    他就怕有人把玄真抓走,當成小白鼠給切片研究了。

    而且說實話,陳陽都想把他切片研究一下。

    吃了人參果,理論上,玄真能活幾千年。

    經過人參果改造的身體,不知道會不會擁有唐三藏一樣的特殊屬性。

    想到這里,陳陽看師兄的眼神都不對了。

    “玄陽……”

    “師兄!标愱柕溃骸拔衣犐┳诱f,你有退役還俗的打算?”

    “沒有!

    玄真搖搖頭:“一日是軍人,一輩子都是軍人!

    旋即笑道:“而且,生死劫都過去了,不用擔心那些!

    陳陽道:“就怕嫂子不同意!

    “再說吧!毙娌患m結這些。

    他做了二十多年的道士,十多年的軍人。

    這兩樣職業,已經融入他的鮮血骨子里。

    別說有生死劫,就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會離開。

    “師兄,我覺得,要不然你還是退役吧!标愱栒f道。

    “嗯?為什么?”

    這種話從陳陽嘴巴里說出來,他必須得認真的考慮。

    陳陽不會無緣無故提議,必然有其原因。

    “師兄,你有沒有感覺,自己的身體,有什么變化?”

    陳陽盡量隱晦的詢問。

    “身體……”

    玄真想了想,說道:“傷勢恢復的很快!

    “還有呢?”

    “你有沒有發現,自己的道行,最近有提升?”

    “道行?”

    他愣了下,搖頭道:“沒有,還是辟谷!

    陳陽指著銀杏樹:“你打一拳!

    “唰唰~”

    銀杏樹突然猛烈晃動,像是被狂風吹動。

    陳陽咳嗽一聲,攔住已經擼起衣袖的玄真:“我們去后面!

    他是想讓玄真試試這具重獲新生的身體。

    差點忘記銀杏樹不經打。

    銀杏樹嚇得就差拔根狂奔了。

    來到菜園外面,老黑和大灰正在進行飯后的散步消食運動。

    見到陳陽二人,連忙湊了過來:“師父……”

    陳陽問:“你們倆誰和師兄切磋切磋?”

    老黑矜持道:“還是讓師弟來吧,我擔心一尾巴抽過去,把師叔抽飛掉!

    他還真不是謙虛。

    就他這接近十米的身軀,一尾巴抽出去,尋常開了七竅的修士,都不敢硬接。

    就算是大灰,也不敢跟他硬抗肉身。

    可想而知,老黑這一身肥膘有多猛。

    “我……”大灰在找拒絕的借口。

    “我來!”

    劉元基突然從后院推門出來,大聲道:“來,玄真,咱倆切磋切磋!

    他可沒有忘記,當初在獨龍山,被玄真卡著脖子從地上提起來的場面。

    從那之后,他就暗暗發誓,總有一天,一定要把這個場子找回來。

    現在,機會來了。

    一個傷殘病號,劉元基覺得,自己就算讓他一只手,也能吊打他。

    陳陽道:“點到即止吧!

    玄真看他一眼,師弟對我這么有信心?

    玄真最近都沒怎么劇烈運動過,因為傷勢剛好,他擔心過度運動,會對身體造成二次傷害。

    所以,對自己的身體,并沒有一個明確的認知。

    “不用!”劉元基摩拳擦掌道:“咱們修士,既然切磋,就要打的痛痛快快!

    陳陽問:“你確定?”

    “確定!來吧!”

    “行吧!标愱柕溃骸皫熜,一會兒別留情,有多大力使多大力,我好看看你現在身體恢復的情況!

    “……嗯!

    玄真看得出來,劉元基是有心想報復自己。

    換在平時,受了傷,他肯定就拒絕了。

    但師弟對自己的信心有點足。

    而且他相信師弟不會坑自己。

    他將袖子慢慢的卷起來,望向劉元基:“來吧!

    ————————

    【上一章被屏蔽,97號部長,后面統一改成鎮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