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帶著倉庫重生 第597章 失敗


    李思雨回過神,將書合上,道:“嗯,去廚房吃點東西吧,剛才齊大姐給你留飯了!

    一般晚上有人沒吃飯的話,齊云都會留好飯菜,就怕誰不吃飯再餓到。

    吃過飯,兩個人就去睡覺了。

    雖然吃完飯就睡覺對身體不好,可是林城也沒有辦法了,現在再不睡覺的話,明天他就起不來了。

    另一邊的黑子跟小波的速度很快,找到了李康的關押地址。

    “居然關在這里!真是出奇!”黑子這兩天也經常熬夜,臉色更不好了。

    小波松了口氣,見到地方就行了,“走,回去跟王哥說一聲!

    他記得王鐵生的交代,所以現在得到了消息,直接就往回走了。

    “哎?”黑子連忙拉住他的袖子,道:“咱們都來了,直接把人帶回去不就得了,還勞煩王哥跑一趟干什么啊!

    他一直想不明白,既然找到了人,直接救走不就行了。再回去找人,這么一折騰萬一有點什么意外,誰能預料的到?

    小波聽到他這話,立馬嚴肅的說道:“王哥怎么說就怎么辦,你別把事兒搞砸了。咱倆本來就是底層跑腿的,別讓王哥把咱倆攆走行嗎?”

    他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兩個人的位置他心里特別的清楚,而黑子卻從來不自知。

    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說了,可他就是不聽,一副傻子的模樣。

    有這樣的傻憨憨做搭檔,小波覺得自己是真的前途堪憂啊。

    “怎么就扯到攆走咱倆了?”黑子不解的問道:“咱們倆也是為了救李哥,這是好事兒啊,憑啥要攆走咱們!

    看著黑子這么一副傻呵呵的樣子,小波不禁扶額,“你能不能聽上面的?咱倆就是個跑腿的,不是能擅自做主的領導,明白嗎?!”

    “真是事兒多!”黑子翻了個白眼,這些人就是太講究了,什么你救我救的,救出來人得了唄,管他誰救出來的。

    小波懶得跟他講,講又講不明白,只能拎著人回去了。要是他真的放任黑子不管,這人有可能自己就去救人了。

    把事情搞砸了倒霉的是自己,還是謹慎一點比較好。

    等王鐵生知道這件事以后,立馬就去聯系林城了。臨走前他又轉過頭囑咐道:“必須等我回來交代才能去救人,誰要是敢先去,別怪我不留情面!

    說話的時候,他的目光明顯的盯著黑子看,眼里的警告意味明顯。

    這樣的明晃晃的單獨警告,讓黑子臉一紅。不過他長得比較黑,誰也看不出來他到底紅沒紅臉。

    小波則是一臉的幸災樂禍,等王鐵生走了,便跑到他跟前兒道:“我說什么來著?讓你聽話好像你聽不見似得!

    “得得得!你說的都對,行了吧?”黑子一臉無趣的走出去,說不過還躲不過么?真是的。

    王鐵生知道林城上班時間他不能隨便去找的,所以在黑市一直等著他下班過來。

    這幾天林城下班都會過來打卡一次的,主要也是擔心李康被關押的地方發現以后,不能及時的讓自己知道。

    “老大!蓖蹊F生等到了下午,終于把人給等到了。

    “有情況?長話短說!”林城放下公文包,嚴肅的看向他。

    王鐵生照他的意思,長話短說,敘述了被發現的地方。

    “什么?”林城皺起了眉頭,“居然把人關在那里了?”

    王鐵生說的地方正是距離黑市不遠的地方,可以說是在他們眼皮子底下關人的。

    他們也是一開始沒有想到,所以大范圍的開始搜查,根本就沒有發現任何的線索。

    能找到那里,也是黑子突然的想法,想要過去看看。只不過沒想到,人真的就在那里關著。

    既然找到了關人的地方,林城便直接讓王鐵生帶人去了,等到晚上十點多的時候,直接就破門進去搶人。

    里面只有兩個人看守的,所以不會擔心搶不過人之類的。

    晚上臨近半夜也方便行動,等人出來了以后,他們都早就跑沒影子了。

    這樣也不會擔心被人發現,或者被抓到之類的。

    王鐵生聽了林城的意見,直接找人就去了。

    而林城也是第二天下了班,去黑市以后才看到李康的。

    此時的李康已經虛弱的沒辦法維持精神,只能昏昏沉沉的睡了。

    看著臉色蒼白,虛弱的人,林城臉色陰沉的說道:“讓他好好休息,等明天再問!

    畢竟被關了好幾天了,這期間肯定會受到拷問的?蠢羁瞪砩系膫椭懒,沒少吃苦的。

    王鐵生點頭應下,這次李康雖然受了不少的罪,可是也打聽到了內幕。

    他出去跟林城匯報了一下,這才回來照顧李康。

    林城想著剛才王鐵生說的那些話,便深吸了一口氣,直接出去了。

    李康的擅自行動也算是得到了一點回報,可是林城并不喜歡這種處理事情的方法。

    他更喜歡不需要自己受到傷害,然后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東西。

    李康還是太沖動了,以后還要多敲打他一下。

    他跟王鐵生是自己從一開始就在一起的伙伴,他并不希望任何一個人有閃失。

    幾天后,林城帶人直接破了唐鴻的交易,雖然沒有抓到主犯,可是收獲了一大批的私人生產酒。

    這些如果流向社會,估計是一大筆的錢財。在這個時代能有這么大的膽子,林城實在是佩服唐鴻。

    做了這么多年的酒廠廠長,今天才想起來搞這個,不是昏了頭是什么?

    私人菜館內。

    唐鴻一臉陰沉的坐在椅子上,對面就是陸局長。這次的行動被破壞了,大家都是鬧得很不開心。

    當然了,這件事陸遠航根本沒有好處拿,所以他還是無所謂的。

    只不過是上面的那位領導不高興而已,他還是沒什么感覺的。

    “這次虧損了不少錢吧?”陸遠航喝了一口白酒,砸了咂嘴。

    這句話在唐鴻的耳朵里,無疑是被嘲諷的意思。

    他努力的平復自己心里的怒氣,笑著道:“陸局長不必擔心,下次會萬無一失的!

    陸遠航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吃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

体育多乐彩